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www.648702.live
當前位置:toto足球指数 > 第五屆茅盾文學獎 > 《茶人三部曲》在線閱讀 > 正文 不夜之侯 第十三章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茶人三部曲》 作者:王旭烽作品集

足球指数在哪找:不夜之侯 第十三章

直到楚卿那張嚴厲的面容再一次從黑暗中突現出來的時候,杭憶才開始恢復知覺。然后他開始聽到人聲,他也開始能夠分辨得出那是從誰的口中發出的呻吟。

  像是倒退的潮水突然“轟“的一聲又不期而至一樣,杭憶想起了一切。他猛然抬起頭來,被楚卿狠狠地壓了下去,他的張開的嘴一下子就被身下的潮濕的黃泥填滿,甚至他的兩個鼻孔也塞進了泥。他就一邊蘸著鼻子一邊說:“是陳老先生在叫?!?br/>
  楚卿用低得不能再低的聲音,把聲音噴進他的耳朵:“別說話,敵人還沒走,正在對岸搜查?!?br/>
  “其他的人呢?”杭憶看看周圍。天已經蒙蒙亮了,他們兩個正趴在小河邊的一片茶地里。幸虧夏茶長得茂盛,密密麻麻地遮擋著,就成了他們的隱蔽處。

  從茶樹的底部望出去,可以看到他們行駛了一天一夜的那條河流,楚卿隱隱約約地看到了傾斜在水面上烏篷船的篷面。它似乎半沉半浮在水面上,旁邊白糊糊的,好像還漂浮著什么,像一條巨大的肚子朝天的魚。楚卿接著杭憶剛才的問話回答說:“不知道,也許打散了,也許……你眼睛好,給我看看,前面水里漂著的,是不是我們的那條船?不不,別把頭抬起來,天已經亮了,這里的天亮得很快——”

  杭憶只是稍微地轉了一下視角,他就什么都看見了??墑撬桓蟻嘈拋約旱難劬?,他的嘴巴張得和他的眼睛一樣圓,他還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他就發起抖來,他的目光先是發直,后來就開始發黑,然后他就重新一頭扎進了身下的黃泥土中。他沒有能夠說出他所看到的一切——河水烏紅泛黑,猛一看,有點像朝霞倒映在水中。烏篷船半癱瘓地、懶洋洋地斜浸在河中,像是吐出最后的一口氣、終于脫離了苦海的松弛的死人。船舷邊上,依偎著半浮半沉的唐韻,她的衣襟散開著,杭憶甚至看到了她那浸泡在血水中的胸乳,它們僵白地半浸在水里,朝向淡藍色的天空。

  楚卿沒有要求杭憶回答他所看到的一切,她對情況已經作了最壞的估計。也許這支小分隊,就剩下她和杭憶兩人了。直到天快亮時她聽到了另一個人的呻吟聲。她猜出了那是陳再良的聲音,但聽上去,也已經是奄奄一息的了。

  她說:“你躺在這里別動,我爬過去看看陳先生?!?br/>
  杭憶抬起頭來,他的嘴角還在抽搐,但整個人已經不再像剛才那樣發抖了,短短的一分鐘里,他的面部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的緊皺的眉頭使他看上去甚至有了幾分的兇相。他說:“你躺著,我去?!?br/>
  楚卿拉住杭憶的衣領,杭憶用力一扯就掙開了,然后,他就朝著陳再良呻吟的方向,輕輕地爬了過去,手里竟然還握著那把口琴。

  小分隊是在半夜時分,突然遭到日本人襲擊的。

  在此之前,一船的人,除了船老大在單調地劃著槳,杭憶一覺醒來,剛剛走出艙門,想吸一會兒水上的空氣之外,其余的人都睡著了,甚至楚卿也沒有例外。杭憶輕輕地點著一根火柴,剛巧照亮了楚卿的臉,她睡著時的樣子非常幼稚,嘴角還流著口水,眼睛閉著,就顯不出張開時的那種灰色的力量了。這樣,平時被眼睛壓住了的眉毛就顯現出來。杭憶喜歡楚卿的眉毛,那里隱藏著一些難以言傳的酸楚,也許還有無法彌補的過失和再不能挽回的遺憾。杭憶喜歡看到楚卿的弱點,因為發現她的弱點而心情激蕩。現在他對她不再有狂熱的感情了,白天,有的時候,他還會有意無意地回避著她。別人都看出來了他對她的明顯地帶有感情色彩的尷尬,只有他自己不知道。他還年輕,但內心經歷很多,感受細膩,是個因為早熟而難免迷失的年輕人了。

  靠在楚卿面前的唐韻,也正睡得香甜,她的睡相,有幾分少女的傻乎乎相道。杭憶看著她的幾乎要襯出來的雙下巴,看著她在夢中像一個發酵的面包一樣平和安詳的樣子,自己也禁不住要笑起來。然后,連忙捂住嘴,輕手輕腳地跪了出去,他可不想打攪她們難得的好夢。

  他坐在艙頭,吸了一根煙。因為還是剛剛學會的,所以不時地發出控制不住的時響時輕的咳嗽聲,就像是河兩岸灌木叢中那些不知名的怪鳥的啼叫。他看到了在無邊的黑暗之中的眼前的一點點的紅火星,兩岸不時地有更黑更大的東西壓來,也許是一叢竹林,也許是江南村口往往會有的那株巨大的百年古樹。河床邊不時地響著蟲鳴,杭億分不出那是夏蟲還是初秋的蟲了。他突然感到了一種巨大的悲哀,對此他并不感到意外,這是他從前就有過的感情方式。他下意識地用手去撫摸了一下放在口袋里的口琴,剛要把它往嘴邊湊,想起嘴上還塞著根煙,他張開雙唇,突然,另有一種他從未有過的情感——一種不知要和什么永訣的恐懼,從后脊梁冰冷地升起,躥到頭上,又一下子落到胸口,繼而攝住了他的心。什么都來不及想,他扔掉了嘴里的火星,投入河中,幾乎與此同時,他看到了右邊堤岸上那些巨大黑色板塊中噴吐出來的長長的火舌。

  從那以后發生的一切,事后抗憶怎么也回憶不起來了。這并不是說杭憶在這一刻成了膽小鬼。不,如果不是他拉住了楚卿躍入河中再爬向岸邊的茶樹叢,楚卿很可能就像唐韻一樣地被敵人的機槍掃射死了。只是在做著這一切的時候,杭憶顯得非常下意識。他好像是一個經歷過許多次出生入死的人一樣,準確無誤地又一次地死里逃生。他聽到了不時傳來的慘叫聲,但這些慘叫并沒有影響他的判斷力。憑著與生俱來的對茶的氣息的那種血脈一般的親和,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里,他立刻就聞出了茶叢的特殊的清香之氣。在那些竹林、蔗田、水稻和絡麻地中,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茶叢。然后,他就死死地趴在茶叢中,再也沒有挪過一步,直到神志逐漸昏迷。

  現在他已經完全清醒過來了,甚至看到渾身是血的陳再良,也沒有使他再一次地發抖。他立刻就判斷陳老先生要死了,他的胸口挨了致命的數槍。老先生面對蒼天,目光越來越渾濁,杭憶幾乎趴在了他的血染的身軀之上,只讓自己的胸膛小心地臨空,不壓著陳老先生的傷口。

  陳再良已經說不出一句話來了,但是從他的眼神里還是可以看出,他認出了杭憶,他為杭憶的到來而欣慰。他費盡了力氣才微微抬起了右手,杭憶這才看到他的右手,連著指甲都是黃泥土。杭憶順著他右手食指所指的方向看去——他看到那方金星領石云星岳月硯,已經半截入了土,那另半截卻還插在土上。

  杭憶連忙對他做了一個手勢,示意讓他放心,他已經明白他要他干什么了。然后他就爬到那方硯臺前,拼命地用手和口琴一起扒拉著老茶樹下的黃泥土。因為用力過度,他的指甲,一會兒就刨出了血。他很快就挖出了一個洞來,把硯臺放了進去。在這整個過程中,他一直看著陳再良在微微地點頭,目光越來越黯淡下去。他知道他立刻就要死了,立刻就要死了,他更著急。一邊看著他,一邊往老茶樹根下填土,一邊看著他輕聲地說:“好了,就要好了,你放心,就要好了……”他的呼吸也隨著他的呼吸一起起伏,最后他終于發現老先生不再呼吸了,他的手就僵在了洞口,一直把自己憋得喘不過氣來,然后他想,陳老先生死了。

  杭憶是從老茶樹下往回爬的時候,遇見茶女的。他首先看到的是茶女的那雙赤腳,腳背很高,胖胖的,五趾分得很開,扎在泥里,趾甲剪得很干凈,這是一雙好人的腳。他想,他們得救了。

  茶女是一個胖姑娘,細眼睛,嘴唇鮮紅飽滿,和杭憶從前交往過的城里姑娘大不相同??瓷先ニ坪跏歉霾淮笥行氖碌拇騫?,否則,打了這半夜的亂槍,她怎么還會自顧自地往河邊的茶園子里走。不過,水鄉女兒的那份機靈到底還是在的,她一看到杭憶就什么都明白了。她示意著讓他們都不要動,然后飛快地跑回了村子。沒過多少時候她就回來了。給杭憶帶來一頂笠帽,一身農裝和一把鐵耙。給楚卿的頭上扎了一塊毛藍布頭巾,還給她披了一件大襟的舊花衫,又順手把自己腰間的茶簍系到楚卿身上。然后才讓他們站起來,一邊采著茶往回走,一邊說:“萬一碰到人,你們就說是我的表哥和表嫂,來我這里走親戚,一早出來幫我采茶的?!?br/>
  楚卿沒忘記問她:“和家里的人說了我們的情況嗎?”

  “我家現在就只剩下我,哥和嫂子帶著孩子走娘家,被封在敵占區了。我一個人已經過了個把月了呢。你們是什么人,是國民黨的?還是共產黨的?還是陳新民的滬杭游擊隊?聽說他已經被日本佬打死了,現在是他的爹在當大隊長呢!你們怎么濕淋淋的跑到我們的茶地里來了,你們碰到日本佬了嗎?“

  看來這胖姑娘昨夜睡得很死,她竟然什么也沒聽見,難怪一大早她還敢出來采茶。聽了杭憶的簡單述說,她才明白為什么今天早上村里只有她一個人走來走去。好在她實在就是一個樂開的姑娘,吃了一會兒驚也就過去了,很快就把他們領回了村東頭的家,安頓他們吃了一點香薯泡飯,擦干了頭發和身子,就讓他們到樓上放稻谷的小倉房里呆著。這時天已大亮,聽得出來,對面隔著竹林子,已經有人聲和牛聲在走動了,茶女說:“我出去看看,回來好告訴你們,事情到底怎么樣了?!?br/>
  倉房很小,再擠進杭憶他們兩個人,也就差不多不能夠轉身了。好在靠南邊的墻上還有一扇一尺見方的窗子。窗外是路,路對面是竹林,竹林過去是一片菜地,菜地過去是稻田,稻田過去是茶坡,茶坡過去就是河堤了。從小窗口望出去,能夠看到微微起伏的茶坡,再往下便看不見了。但是他們卻聽見了從茶坡那邊傳來的驚心動魄的撞鑼聲。然后,他們看見村子里陸陸續續地走出來一些人,他們大多是老人和婦女,有的走著,有的半跑著?;褂行『⒆癰諑杪韜竺嫻?,跑了一半,卻又被大人趕了回去,他們只得三五成群地站在村口,等待著小河那邊的消息。

  “有可能會來搜查這個村子。你看呢?你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你——緊張嗎?“

  “你也是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你呢?”杭憶的目光一直就沒有看她一眼,他冷冷地看著窗外,“我們從這扇窗子是無法逃出去的。這一帶是敵我雙方進進出出的地方,什么樣的情況都可能發生。我看我們還是到樓下去等。剛才我進門時發現樓下有后門,萬一發生什么意外,還有一個退路?!?br/>
  楚卿聽著這口氣非常熟悉,想了想,明白了,那是她平時的口氣。好像就是從這樣的一個早晨開始,一切都發生了變化,某一種不可思議的力量,在杭憶身上產生了。她同意了杭憶的看法,悄悄地下了樓。

  不一會兒,茶女帶著一個老人回來。老人姓韓,說他是這里的族長。杭憶看著他們的眼里都含著淚花,老人挖煙袋的手一直在煙袋里掏來掏去,就是不點煙。他們相互對視了一下,知道一定是有最壞的消息在等待著他們了。

  “你們一共幾個人?”

  楚卿告訴他們,連他們一共有十個。老人這才點點頭說:“這就對了,河邊躺著八個?!?br/>
  也就是說,楚卿帶著的這支小分隊,除了他們兩人,其余的全都被日本人打死了。

  杭憶一直是蹲在那里聽的,這時站了起來,說:“我能不能去河邊看看?”

  茶女跳了起來,用身體護住大門,說:“你們哪里也不能去的,就躲在這里。剛才就是日本佬的維持會把村里人都召了去河邊,指著那些尸首說,日本佬發了話,誰也不準去收尸,誰去,就打死誰。這會兒,他們還派了崗哨,在河邊等著呢。你們去了,不正是中了他們的計了?!?br/>
  韓老伯說:“可憐這些死了的人,一半還浸在水里,尸體都浸漲了。這么熱的天,蒼蠅蚊子一會兒就爬滿了,里頭還有一個老頭,穿件長衫?;褂幸晃懷搶錒媚?,衣衫都扯開了,肚皮都露了出來。作孽啊,韓發貴你不得好死,我把你咬碎了吃掉的心思也有啊……”

  杭憶紅著眼睛問:“韓發貴是誰?是他向日本人通風報信的嗎?“

  “這個不要好的東西,癲皮狗一樣,哪里是人生父母養的!日本惜來之前,就是鄉里的一個禍害。偷搶,強奸婦女,盜人家的祖墳,哪樣壞事沒給他做絕。爹娘是活活給他氣死了,族里也早就除了他的名。他就住在破廟里,沒人理他,只等著老天有眼早早收了他去地獄陰曹。哪里曉得日本佬來了,他就靠日本佬做了人上人,如今是我們這一帶的頂頂臭的漢奸。他替日本佬做事,日本佬就像養一條狗一樣地養他。他搶了好幾個黃花閨女來做大小老婆,青磚大瓦房蓋了好幾進。前一陣子國軍反攻,他逃掉了,沒想到剛才我又看到了他。暗,鋁鑼就是他派人敲的,剛才的話,也是他在河堤上親口說的。我敢肯定,八九不離十,你們這支政工隊要往這里過的事情,是他去告的密。我們這一帶,除了他,還會有誰這么喪天害理,人心喂了狗呢!“

  茶女把楚卿和杭憶安置在她哥嫂的房間里。這姑娘,也不知道是被親眼目睹的慘情驚呆了呢,還是生性的憨直,竟然沒問一問楚卿和杭憶的關系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夜里,楚卿睡在床上,杭憶就睡在床下的一張竹榻上。他沒有睡著,但也不敢翻身。竹榻聲音響,他怕吵著了楚卿。楚卿看上去有點不太對頭,像是得了病了,也許是穿著濕衣服在茶地里趴的時間太久了。他耳邊時不時的還有蚊子在嗡嗡,然后就叮在他的身上吸血,又痛又癢,但是他不想去趕跑蚊子。他想到了白天韓老伯給他形容的情景——一共八個,一動不動,已經被水浸得發腫發漲了。蚊子叮滿了他們的未被水浸泡的上半身,而他們的下半身,又簇擁著許多尖嘴的小魚。他們半張著眼睛的面孔,對著南方的夜空。懸置在死者的面容上的,有一些巨大鉆石一般的大星星,以及無數螢火蟲一般飛揚在天穹的小星星。杭憶想像著他們此刻已經變得平靜坦然的面容。現在,他們已經超越了苦難與恐懼,為什么我沒有能夠和他們躺在一起呢?

  杭憶突然坐了起來,自己被自己的罪孽嚇昏了頭。直到這時,他才想起來昨夜他是怎么樣坐到船頭上去抽煙的。這火星,不正是敵人的目標嗎?他嚇得冷汗直冒,完全不再能夠想到小船在萬籟俱靜中發出的格外清晰的搖櫓聲也會招來敵人的了。

  他頓時明白了,他之所以沒有能夠和他們躺在一起,是因為他沒有資格,他對這個正義和復仇的人間,是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孽的了。難道不正是因為他的輕浮的品行導致了戰友們的犧牲嗎?現在,即使他走到河邊,和他們一樣,半躺在河水中,他們也不會接受他了。他們會無言地對他說——起來,你不配和我們一樣地去死——用你的生命去洗刷你的罪過吧;替我們去復仇吧;替我們去殺那些殺了我們的人吧;替我們去恢復這平原和丘陵上的和平吧;然后,替我們去還一切的夙愿,替我們去度過未來的本該屬于我們的所有的歲月吧。

  當他這么想著的時候,他甚至沒有發現楚卿已經站在他的身邊。這個女人,在黑夜中俯看著他,還用手輕輕撫摸他的不停抽搐的面容。女人的眼淚,就像夏季南方的雨水一樣,大而有力的,一粒一粒的,砸在了他的鼻梁上。

  直到第三天下午,韓發貴的人才撤離了河堤,杭憶和楚卿也才有機會重新來到河邊。他們幾乎已經認不出他們的戰友們了。八條尸體躺在河邊,一個個都腫脹得面目全非,上半身竟都發出了綠毛,下半身也已經被魚吃得千瘡百孔,露出了白骨。他們站在遠遠的河堤上,能夠聞到一陣陣的尸體的腐爛氣息。韓老伯不讓他們在光天白日之下收尸,怕被漢奸發現。因此,這些尸體,都是半夜里被埋掉的。為了不被人發現,尸體都被埋到了三天前杭憶和楚卿隱蔽過的茶地。先把茶樹連根挖出來,騰了一塊黃土地,然后挖了一個巨大的坑。沒有棺材,韓老伯背了八條自己打的蘆席,把尸體一個個包了起來,置入坑里。

  都放整齊了,一群人站在坑邊,突然沒有聲音了??酉履切┯澇凍聊牧榛?,再過一會兒,就將被黃土掩埋。用不了多久,就將化為同樣的土地,永遠消失了。他們除了永生在活著的人們心里之外,還永生在什么地方呢?這么想著,杭憶開始和別人一樣地動手鏟起了黃泥土。他感到自己的腳背被什么東西路了一下,蹲下身子去摸,就觸到了一件他非常熟悉的東西。沒有看他就知道那是什么了,他一下子無力站起來,抱著那方硯石蹲了好長時間。

  一會兒工夫,坑就被重新埋了起來。為了不被別人發現,他們在這片平整的土地上重新種上剛才移開的茶樹,完全按照以往的方式原樣植好。這樣,明天早上,當不明真相的人們走過這里的時候,誰也不會發現這茶樹下面埋著什么。有一天,快樂年輕的村姑們,還會到這里來唱著茶歌,采著茶;而遙遠的城市里,某一位正人君子在燈下夜讀時,也會喝下從這些茶樹上采下的茶葉。那么地下的靈魂,也就以這樣的方式來達到永恒了。杭憶這樣想著,穿過了茶地,回到茶女的家中去。他的心情,比出來時要平靜得多了。他想,這是他為這些靈魂所做的第一件事情。讓他們托生為茶,他們會滿意的吧。

  從茶樹地掩埋了戰友們回來,楚卿就倒在了床上,第二天她也沒有能夠起來,第三天她開始發起了高燒。整整一個星期,杭憶沒有離開過她的床頭。韓老伯和茶女出去采了不少的草藥,回來煎成湯藥給楚卿喝。他就坐在床頭,不斷地用茶水給楚卿擦臉,擦手,這是記憶中奶奶給他治病時的良方,除此之外他束手無策。有那么三四天的時間,楚卿的神志好像出了一點問題,她不斷地呻吟著,哭泣著,有時還有哺哺自語般的祈禱。她一點也不像那個健康時的楚卿了,這是杭憶始料未及的事情。

  又一天早晨,他剛剛從一個提心吊膽的小吃中醒來,便感覺到有一雙熟悉的眼睛在注視著他。楚卿已經從床頭上坐起來了,在初秋的晨風里,她的灰眼睛重新有了以往的那種審視的色澤,除此之外,還增添了一些什么。杭憶一下子就從她身邊彈了開去,他心跳,靠近楚卿身邊的那只耳朵發麻,他的頭腦有點發昏。他想,這是我太疲勞了。他搖搖晃晃地走到了灶間,一頭扎進了盛滿了水的鐵鍋。

  正在灶下塞柴火的茶女吃驚地叫道:“杭憶哥,你這是干什么,我正要燒水呢,你也病了?”

  杭憶水淋淋地抬起頭來說:“那隊長醒了?!比緩?,他就搖搖晃晃地上了樓梯,到了倉房,腳一軟,倒下就睡著了。

  一種越來越深的不安開始在楚卿的灰眼睛里閃現。逐漸痊愈的她發現,杭憶給了她一種在此住下去樂此不疲的感覺。現在,甚至白天,他也開始往外出走了。他已經開始半生不熟地運用起當地的方言來,再加上茶女像一個女保嫖一樣地跟到東跟到西,他們倒真是像一對表兄妹了。

  最令人不安的,是幾乎每一個晚上,杭憶和茶女都不在家。常常是直到半夜時分,他們才一起回來。他們還總在一起卿卿咕咕地商量著什么,可是他們從來也不向她匯報。每當她用相當明顯的目光要求他們回答的時候,杭憶就說:“你什么都不要想,只管安心地養病?!?br/>
  這話傷害了她的尊嚴,她不能接受杭憶越來越用她的口氣說話的神情。她把他們之間發生的某一種力量上的重新調整,歸結為他們離組織的時間太長久了。盡管她的腿還在發顫,連坐久了都要冒虛汗,但是,她再也不能在這里住下去了。她說:“我是隊長。現在我決定,我們必須在三天之內動身離開這里。這里的一切都必須向組織匯報,犧牲的人,日本鬼子兵力的情況,還有漢奸的出賣,以及這一帶的抗日的群眾基礎。我們應該立刻找到組織,然后決定下一步的抗日行動?!?br/>
  杭憶冷靜地坐到她的對面,說:“你說的這一切我都已經派人去做了。韓老伯已經動身去找組織了。至于抗日,我們在任何地方任何時候都可以抗。而且,日本人越多漢奸越猖狂的地方,就越值得我們留下來抗日?!?br/>
  “你倒是想在這里安營扎寨了?”

  “不錯?!?br/>
  “你有什么權力作這個決定!你甚至還不是組織的人!“

  “正因為我還不是組織的人,所以我想怎么抗日,就怎么抗日?!?br/>
  楚卿用嚴厲得不能再嚴厲的目光盯著他,她發現目光不再起作用了。她甚至發現,在短短的一年間,杭憶已經從一個少年長成了一個成年人了。他的肩膀,仿佛在一夜間寬了出去,他的胸膛厚重起來,他的個子一下了就躥了上去,他的嗓音也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以往那種不安的顫抖的神經質的聲調,變成了不可質疑的、因為經過洗禮而胸有成竹、因為相信自己的力量而帶有橫蠻的鐵血男兒的聲音了。

  那么說,他再也不會是她的騎士了。他是她的戰友,她的對手,甚至她的冤家了。

  楚卿冷笑著說:“照你看來,我該何去何從呢?”

  杭憶突然熱切地坐到她身邊,剎那間,那個熱情的詩人的影子仿佛又回到了他身上,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說:“楚卿,等你病好了,我們一起留下來,就在這里抗日吧。你還是我的那隊長,我會永遠聽你的,就像你會永遠聽你的組織一樣?!?br/>
  楚卿的臉騰的一下熱了起來,手就因為心慌意亂而用力地抽了回去。但杭憶誤解了這個動作,他還以為楚卿是因為他的冒昧而生氣了。他一下子回到了尷尬的境地,但他又不愿意讓她看到他的尷尬,所以他的尷尬立刻就轉變成了剛才的那種生硬。他再一次冷冷地說:“我知道你有你的規則,但我也有我的規則,我們的規則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你憑你自己的意愿去作決定吧?!?br/>
  這么說著,他就走了出去。

  在客堂間里,茶女攔住了他,說:“杭憶哥,把我們的行動計劃告訴那隊長吧,她老是用那樣的眼光看著我,我真是有點受不了了?!?br/>
  “我從來也沒想過要向她隱瞞什么。但是我現在真的不能告訴她。你不知道,她和我是不一樣的人,她所做的一切,都必須事先向上面請示的,她在一個十分嚴密的組織當中。讓她知道了我們所要干的事情,她是支持我們好呢,還是阻攔我們好呢?她會為難的,也許還會為此受到處分?!?br/>
  “那么我們就等一等吧,等韓老伯回來,帶回上面的指示,我們再干不行嗎?”茶女又說。

  “怎么能等呢?一天也不能等?!焙家洳荒頭車鼗卮?。

  茶女愣了一會兒,把那雙赤裸的雙腳來回搓弄了一會兒,才說:“可是,我總覺得不向那隊長說實情,會很麻煩的。你懂嗎,會很麻煩的?!?br/>
  杭憶覺得茶女的神情今天很怪,他還有許多事情要去處理。離那一天越來越近了,他必須做到萬無一失,他沒心思和茶女深究。

  茶女見杭憶要走,這才急了,說:“剛才你們兩人在吵架,當我不知道。我跟你說,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著不知道,那隊長在生我的氣呢?!?br/>
  杭憶沒有看茶女的眼睛,他什么都明白,可是不想去面對,就含含糊糊地說:“你都想到哪里去了?”

  茶女怨慎地說:“我跟你進進出出的,每天半夜才回家,把她一個人撒在家里,她生我的氣呢。你以為那隊長就是那隊長啊,那隊長也是人啊?!?br/>
  杭憶把臉放了下來,他明白茶女的最后一句話是什么意思了。他不想讓茶女再往下說了:“開玩笑,你把那隊長當成什么人?想到哪里去了,再別往下說了?!?br/>
  茶女哭了,跺著赤腳說:“我怎么是開玩笑,我怎么是開玩笑?我夜里想到這件事情,我是睡也睡不著。你以為只有那隊長在生我的氣啊,我還生那隊長的氣呢?!?br/>
  杭憶不高興了,低聲喝道:“住嘴,你怎么能生她的氣?”

  “我知道我不能,我知道我不能,可是我還是生氣,我還是生氣,我管不住我自己,我還是生氣,嗚嗚嗚-…·”

  茶女就這么哭著跑出去了。

  杭憶站著發愣,然后便聽見背后那個熟悉的聲音說:“惹麻煩了,是不是?”

  正在里屋休息的楚卿,剛才隱隱約約地聽到了茶女的哭聲,和她要表達的大致的意思。一開始她感到又氣又好笑,這個傻丫頭,竟然吃起她的醋來??墑翹膠罄?,她自己也開始有點生氣了。她是什么人?經過多少磨難考驗,有過刻骨銘心的愛人,赴湯蹈火,生離死別,她怎么也會……她不愿往下再想,等韓大伯回來,她立刻就離開這里,不管發生什么樣的情況,她都要離開這里。這簡直是大荒唐了,太荒唐了,太荒唐了……

  隔著門縫,楚卿看到杭憶取出了那方陳老先生的遺物硯石,她看到茶女就在燭光下磨起墨來。這丫頭,毫無疑問是愛上杭憶了,你看她燈下含情脈脈的眼睛。她又看到杭憶取出毛筆,在一張布告大的紙上寫著什么。半個時辰后,門外響起了輕輕的叩門聲,他們來了。楚卿看到茶女開了門,和杭憶一起走了出去。在門口,杭憶還說了一句,你就別去了,茶女理都沒理他,一閃腰,融入了鄉村深秋雨夜。趁著那門板的一開,楚卿看到了,這顯然是由當地農民組成的一支隊伍。他們中,有人拎著麻繩,有人夾著麻袋,還有人握著種菜苗時用的小鋤頭。他們悄無聲響地出發了,冒著細雨,走在村里的泥濘的小路上,一會兒,就拐出了村頭,向不遠處的另一個更大的村莊走去。

  隔著他們約摸半里路,楚卿無聲息地跟在后面,她親眼目睹了發生的一切。

  半夜時分,杭憶回來了,他腳步重重地推開了楚卿虛掩的房門,大聲地喘著氣,又莽撞地重手重腳地擦著了火柴,點著了油燈。他端起油燈回過身來的時候,看見楚卿正靠床坐著,看著他。他說:“你一直在等我回來?!?br/>
  “先把你手里的槍放下?!背淥?。

  “這是我們水鄉游擊隊的第一枝槍?!焙家滸亞狗旁諏俗郎?,“我現在可以把一切都告訴你了?!?br/>
  楚卿用目光告訴了他——她知道了一切。

  “我殺了人,你知道嗎!我不是說我們殺了人,而是說我殺了人,我親手殺了人!“

  杭憶走到了楚卿面前,依舊是一只手提著油燈,另一只手便攤開在楚卿的面前,說:“我就是用這雙手把他綁起來的——”

  “我本來以為你們會用麻袋把他悶死,我沒想到你們把他拖到了河邊?!?br/>
  “那么說你已經全看見了,是我親手把他扔到河里去的,就在兩個月前我們遭到伏擊的地方?!?br/>
  “你早就想好了,要讓這個漢奸落得這樣一個死法?!?br/>
  “所有的必死的敵人,只要落到我手里,都得這樣死?!?br/>
  他們兩個人,此時都心情激動,不知所措。好一會兒,楚卿才站了起來,接過杭憶手里的油燈,重新放在桌上,說:“我也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br/>
  “已經知道了。其實,我們沒有出發前韓老伯就已經回來了,他帶來了組織的指示。那么你打算什么時候動身?”

  “明天早上?!背滸涯抗獗平撕家?,“不過組織已經明確指示了,是讓我們兩人一起回去。先把你這段時間組織水鄉游擊隊的情況作一個詳細的匯報,然后再來決定我們下一步的行動,以避免不必要的犧牲。要知道,我們已經犧牲了八個同志?!?br/>
  杭憶坐在桌子旁邊,若有所思地搖搖頭:“你已經知道了,我是不會離開這里的。我才殺了一個敵人,而他們,一次就殺了我們八個。你替我回去匯報吧。假如你們相信我,有一天我會重新看到你的?!?br/>
  楚卿看著他,他知道他剛才一直在發抖——畢竟,這是他平生第一次殺人,哪怕殺的是一個本應千刀萬剮的惡魔。在此之前,他甚至還沒有殺過一只雞。他在發抖,這是沒有什么奇怪的,可是他絕對不會承認這個。他故作若無其事,他說:“我要睡覺了,你也睡吧,明天上午就要動身了,抓緊時間,你還可以睡上一覺呢?!?br/>
  他就拎起放在桌上的槍,準備出門。自打楚卿的病好轉以后,杭憶就被安排到樓上的小倉房里去打地鋪了??墑撬醇淝崆岬厴斐鍪擲?,把房門的門栓閂住了。然后,她輕輕地接過了杭憶手里的那支槍,下了保險,放到了床席底下。然后,她輕輕地拉住杭憶的手,把他引到床前,放倒在枕頭上。而在此之前,她甚至沒有忘記輕輕地呼了一口氣,吹滅了那盞小小的油燈。然后,在黑暗中,她把她的臉輕輕地撫貼在他的年輕的冰涼的臉上。

  甚至在一秒鐘前,楚卿也沒有想過要這樣做,當她現在這樣做的時候,卻仿佛這是一件蓄謀已久的事情。

  而他,他對她是多么不了解啊。而越是對她不了解,他就越迷戀她。只有她才能化解他的一切,甚至在這樣一個殺人之夜,她化解了他的殺人后的不安。她用她的親吻鼓勵他,告訴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義的,是大地和蒼天都贊許的,因此他獲得了愛情。在此之前,他只知道她的眼睛,而現在,他知道了她的全部。她的細細的靈巧的脖頸;她的像成熟的果實一樣跳動的胸乳;她的富有彈性的腰身,他用兩只手一合,竟然把它給合了起來;她的腿是長而瘦的,但非常結實,就是在大病一場以后,她的腿還是那么有力;至于進入那最輝煌的圣殿——就是在他苦苦思戀著她的最狂熱的日子里,他也不曾想到過這樣的神遇。他總是在云層里想著她,現在,她把他帶回到了大地上。他是多么迷戀她的全部啊,從此以后,她就是她,她再也不是其他的什么了-…·

  她非??袢?,有著杭憶想都不敢想的狂熱,她的力量甚至足以和他的殺人的力量抗衡。她重新喚起他從前的生活,在無邊的雨夜里,她讓他的胸腔重新注滿溫柔。她的頭發撫摸著他的面頰,使他想流淚。

  她說:“你知道我喜歡你什么?”

  “我不知道你喜歡我?!?br/>
  “你當然知道……”

  “你什么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第一次看到你的時候?!?br/>
  “我也是?!?br/>
  “為什么?”

  “不知道……也許,你是我從來也沒有領略過的姑娘……你呢?”

  她靜靜的像一只小貓偎在他的身邊,不知道想著什么,然后說:“不告訴你?!?br/>
  “我遲早會知道的?!?br/>
  她遲疑了一下,身體略為移開了。他們靜靜地聽著窗外的雨聲。突然,她重新狂熱地撲上來,摟住他的脖子:“我喜歡你吹口琴的樣子?!?br/>
  他就伸出手去,把放在床頭的口琴拿過來放在唇邊。想了一想,又移到她的唇邊,說:“你親一親它?!?br/>
  她接過口琴,黑暗中就發出了一聲遲疑而又小心的顫抖的琴音。他滿意地嘆了一口氣,說:“現在,只要我吹起它,就是在親吻你了……”

  她突然一下子哭了出來,只有一聲,就控制住了,把頭埋進了杭中,說:“我想讓你吹給我聽-…”

  第二天早上,杭憶還沒有睜開眼睛就伸出了手去——他先是摸到了枕下的那枝槍,然后,他的手往上摸去,枕上,放著那把口琴——他依然沒有睜開眼睛?!渥吡?,他把琴塞到嘴邊。他輕輕地調整著自己的呼吸,他的口琴就發出了近乎哺前自語的說話的聲音,雙耳卻被眼角流下的淚水打濕了……**T*xt*小*說*天*堂WwW/xiaoshuotxt.co m
上一章 toto足球指数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王旭烽作品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