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www.648702.live
當前位置:toto足球指数 > 第五屆茅盾文學獎 > 《茶人三部曲》在線閱讀 > 正文 南方有嘉木 第二十七章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茶人三部曲》 作者:王旭烽作品集

竞彩足球指数变化怎么判断:南方有嘉木 第二十七章

一個自由而混亂的階段是不可避免的。當杭嘉平北上的時候,他一向崇拜的先生趙寄客南下了。趙寄客這一次的南下目的很明確,他在日本學到的機械知識再一次有了用武之地——朋友們將在杭州籌建汽車公司,并聘任他為總技師。

  此一階段的浙江省,恰由北洋皖系軍閥盧永樣執政。為迎合社會輿論,以圖長期控制,實行軍閥割據,他也開始尋找“車同軌“的途徑。趙寄客帶著一只手臂從教育救國的戰線上撤了下來,又進入了實業救國的行列。他子然一身,無牽無掛,飄忽東西,愛騎一匹白馬。和他同時代的人都已經漸老,長長的身影后拖上了一團團家業的濃蔭,趙寄客沒有。他依舊是杭州城里一股帶有快客風骨的自由風。人們看到他便不由得想到那十年前的義舉之夜,他自己也對那段歷史津津樂道??梢運蕩撕笏湟蒼沽值昃潘酪簧?,但終無法和那最輝煌的辛亥革命相提并論。因此他開始沉浸在這樣一種自我營造的英雄氣氛之中了。

  他雖已年過四十,且又少了一臂,但看上去挺拔精悍,風采不減當年。所以當他前往忘憂樓府拜見朋友之時,他的確心中暗暗地吃了一驚。他沒有看到他的老朋友杭天醉,迎接他的是朋友的妻子——她浮腫疲憊,聲音嘶啞。他出乎意料之外地發現她懷孕了,她的臉上布滿了蝴蝶斑。

  他一時躊躇,站在院中不知如何是好,他沒有想到這樣一種結局。唉,女人!他想,我也是為你回來的!想見到你呢,可不是這副模樣。

  綠愛見到了趙寄客便昏眩起來,這輩子她不指望他會回來了。有一剎那她真以為白日做了夢,然而不是。她笑了,說:“你看我變成什么樣,丑死了?!?br/>
  趙寄客看她笑時露出的潔白的牙齒,頓時心中惱火。他不理睬女人的笑容,淡淡地問天醉去哪里了,他要去找他。

  沈綠愛看出來趙寄客生氣了,這使得她長長地松了一口氣,她為這久別重逢的“生氣“而高興。在趙寄客帶著她的兒子遠走高飛的那些日子里,她奇怪地怨恨著她的丈夫,她想,趙寄客就是因為她丈夫而遠走高飛的。這種奇異的醋意隨著時光流逝,竟轉換為另一種東西了。當她的兒子出走而她的丈夫終于又上了她的床時,怨恨附到了眼前的這個人身上。她想,現在是你把我兒子的魂勾走了,你這我命里的冤家!然后她開始瘋狂地和丈夫造愛。她心中怒氣沖沖又得意揚揚,她想;不管怎么說,反正這下子他跟我了,這下你沒有他了。你沒有他了,我看你怎么辦!

  然后,連這樣的怒氣和得意也慢慢平息到歲月深處去了。沈綠愛為自己的怨恨付的代價,便是她那一臉讓趙寄客看了不順眼的蝴蝶斑和一個隆起的大肚子。與此同時,這怨恨就如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一樣,回到她自己的身上。為了掩飾這怨恨,她就恢復了她一向有的高傲的神情,說:“你去靈隱寺找他吧,他'出家'了?!?br/>
  杭天醉并不是一開始就住在靈隱寺的。他斷斷續續地去著那里,和廟里云游的僧人喝茶。白日人多,香火盛,他隔著門看人們對佛頂禮膜拜;傍晚時人少了,他便出了大殿,到飛來峰下走走,看那百多個石雕像呼之欲出卻又永遠不出的神情,心里便也有了一片凝固的感情。

  從骨子里說杭天醉對宗教是缺乏虔誠的,他天生地懷疑著西方極樂世界的存在,他也不能證明上帝和真主是有的。他原本應該是個不折不扣的樂生者,但結果卻是他把他自己攪成了一團糟。比如,當他在那個悲傷的骨肉離別的夜晚沉溺于床第性愛之后,他就再也弄不明白男人和女人干嗎要做這件事情了;為了證明自己能做——比如從前和小茶在一起,然而能做又怎么樣?天下有幾個男人不會做?那么為了忘卻——結果什么也無法忘卻!那么,就.是為了生兒育女吧,但是兒女們終究要成為父親的逆子,他自己也是這樣——又何苦把他們生出來?他這樣分析著自嘲著自戀著,但使他羞愧難當的是他竟比任何時候都渴望和綠愛上床造愛。這真是一件難以啟齒的事情,和他的思考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當夜晚來臨的時候,他們兩人就如溺水者一般地把對方當作了救命稻草,太陽升起來時他們又不屑于昨夜的瘋狂。這短期的混亂造成的結果,竟然是女人的再次懷孕。天醉也沒想到女人的生命力還那么旺盛,到頭來,天醉落得個坐在撮著拉的人力車,走過九里松石蓮亭進了禪寺來消滅人欲的下場?!盎故嵌嗪紉壞悴璋??!彼?,茶是不發的,克制情欲的,我現在知道茶禪為什么一味了。

  杭天醉暫時參禪的靈隱寺周圍,一向就是優秀的龍井茶品種的棲息地。當年陸羽曾在《茶經》中記載,(茶)錢塘生天竺、靈隱二寺。杭天醉深以為然,他漸漸地又從綠愛懷孕的事件中擺脫出來了,他又開始想起了趙州和尚的“吃茶去“。在他想來,這大概就是把一切纏繞于心的人世煩惱苦難懸置起來,以空虛清明的心境去過日常生活吧。

  當趙寄客騎著白馬前來找他時,恰恰是他自以為找到了人生的真諦的時候,所以他和老朋友的見面是很愉快的,這種愉快看上去一方面是玄而又玄的,另一方面則又是極端自私自利的,極不負責的。他完全不問趙寄客從哪里來,要干什么?也不問問自己茶莊的情況如何,綠愛身體可好,他也不問一問他那個剩下的大兒子有沒有新的動向,他也不讓趙寄客問問他的近況如何,他就滔滔不絕地說著,讓趙寄客當了一回聽眾。

  “我現在越來越明白,茶禪何以一味了。一是佛門寺院普遍種茶,當然道院也有種茶的,不過不能和佛院比。'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佛院比道院要多得多。另外,'農禪并重'是佛門一條祖訓,道教就沒有'農道并重'這一說。喂,寄客,你有沒聽?”

  “你講吧,講吧,我聽著呢?!?br/>
  “歷來古剎建名山,名山出佳茗,大寺院中有一種茶僧是專司種茶制茶、生產管理之職。茶自然是極好的,比如靈隱寺的茶,又比如武夷巖茶,是武夷寺的和尚采制。我們上次獲得金獎的惠明茶,便是惠明寺種的。所謂大乘教小乘教,無非茫??嗪?,是乘大船到彼岸還是小舟到彼岸罷了。國人想必愛熱鬧慣了,喜乘大船,故隔三岔五便群聚而來廟寺拜佛,廟中僧人自又免不了專門弄了茶來施舍。你看,這些寺廟一到節日,不就像個大茶館嗎?”

  “還有第三嗎?”

  “當然有,沒有這第三,第一第二就沒意思了,那便是形成了佛的茶禮,從前廟里規矩,和尚一大早起來,先飲茶,再禮佛,還要在佛前、祖前、靈前敬供茶水。舉行茶湯會時,還要鳴鼓集眾,這面鼓就叫茶鼓了。另外,廟里還有專門煮茶的料理茶務的人,叫作'茶頭'。一天到晚,就是燒開水、煮茶這點事情?!?br/>
  “你是不是也看中這個'茶頭'位置了?”

  杭天醉這才明白過來老朋友對他這番話沒有太大興趣,便解嘲地攤攤手說:“塵緣未了,人家不要我啊?!?br/>
  他們接下去想必是要有一段不長不短的沉默的過程。他們無言地走過春淙亭、壑雷亭、呼猿洞、玉乳洞,那百多個佛像或猙獰或慈善一律盯著他們不放。后來,趙寄客是必定要說汽車的事情的,他來找他,本來此事就是其中一件。

  杭天醉從一片茶禪中這才明白過來,趙寄客要他干什么。

  “你不是教育救國嗎?怎么又在實業救國了?我還不知你下回又拿什么救國呢?“他決定反唇相譏。

  “你別岔開了說話,我只問你一句,是不是你說的,開洋汽車有損西湖古樸風光!”

  看著杭天醉一時瞠目結舌的樣子,趙寄客倒笑了,拿他的獨臂拍拍他的肩膀:“老弟,你想過沒有?從湖濱到靈隱九公里長的風景線,一旦通了車,你日日來去多少方便?“

  杭天醉說:“昔日有顏鈞講學,忽然就地打了滾,還說:試看我良知。我看你之所為,不過就地打滾罷了?!?br/>
  趙寄客大笑起來:“就地打滾又有何妨?我趙寄客與你杭天醉的那些個禪啊佛啊素不相合,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與時俱進方為我輩所擇之上上策。躲在山中輾轉反側,以為精辟透悟,難道就不是就地打滾?你等著瞧吧,汽車一旦進山,此一處又將是新光景新氣象了。我看你,再往哪里逃吧!”

  說畢,揚鞭策馬,飛身而去!

  老家人撮著顛著老腿要去找沈綠愛,今年的春茶收不上來了。為的是茶莊付不出那么多的現錢,要給山客打白條。打白條山客倒也還能接受,關鍵是吳升他那個茶行不打白條。吳升做事情就是出手大,資金不夠,他眼睛也不眨,就把那個布店賣了。綠愛的陪嫁丫頭婉羅說:“賣掉好哇,眼不見為凈,省得他看了這個店就想他站木籠子游街?!貝樽潘擔骸拔頤腔鼓藶羰裁茨??茶樓又是不能賣的,其他東西也就賣得差不多了。站木籠子若能站出錢來,我倒是愿意去站一回的?!?br/>
  說著又要去找夫人,婉羅一邊煎著那些中藥一邊說:“夫人都 快生了,聽不得這些操心事?!?br/>
   撮著愣了半晌,說:“那我找大少爺去。老爺不在,他就是最大的了?!?br/>
   婉羅拿了扇火的扇子,遮著自己半邊臉,湊到攝著耳邊說:“你快別再提大少爺三字,大少爺正晦氣著呢?!?br/>
   “怎么個晦氣了?”

   “人家趙先生和他大舅給他牽線做媒,對方小姐不答應,茶杯里放了三朵花呢!”

  “什么三朵花兩朵花?”現在是撮著一臉的迷茫了,“我們大少爺這樣的人,打著燈籠到哪里找去?”

  這些天嘉和哪里也沒去,天天伏在書桌上看書寫字。說好了嘉平一到北京就給他來信的,結果等了那么些日子也沒見他寄回一個字來。倒是有人捎了口信,說嘉平和他那撥子同志正在籌劃什么工讀團、什么新村呢,忙得沒心情顧得上和南方的兄弟們對話了。

  嘉平沒有時間,嘉和卻因了嘉平的出走而多出時間來了??鑾醫賬飫鎘址⑸瞬簧偈慮?,便日日單相思似的給他那個兄弟寫那些寄不出去的信,又編了號碼,等著日后一起寄發呢!

  嘉平同志:

  自你說了白話文的好處后,我寫筆記、日記、作文,便也拋棄了文言文。我的朋友李君便成了我的對頭,日日要來為我圈點,這里不對,那里不好,什么糟蹋國粹,強暴古文。

  偏偏他又是做了我朋友的,不肯就此作了對頭罷休,便慫恿我們倆共同的朋友陳君來說服我,可憐這位陳君見了我的文字也覺得好,見了李君的文字也覺得好,當中作了騎墻派,又被我們倆罵煞,照他的說法,是吃雙面巴掌。但是在我,卻是樂此不疲的。

  好在我們雖在語言上分了左、中、右三派,在對建設新村(聽說你在北京也和我們一樣地對此有著興趣)的認識上,卻是十二分一致的呢。為此,李君還專門從家中拿來了一本名叫《極樂地》的書,因為又叫《新桃花源》,所以極得我的歡喜。書里面有個白眼老臾,對他的妻子魯氏,道了平生三個:一是廢掉金錢,消滅政府,合五洲為一家,合世界人類如兄弟姐妹,和合成一團,痛癢喜樂,各各皆相關,此一愿不得,方有二愿——會合二三同志,離開人群,隱在深山,釣魚打獵,栽花插柳,種種田園。此二愿不得,又有三愿——離開世界問那些魔鬼,再不看見政府那些蠢賊,乘浮浮于海,高聲呼天,低聲叫地,大聲歌唱,猛聲罵賊-…·

  嘉平同志,不知你以為三愿中哪一愿你最能接受?在我看來,自然是隱入深山最為現實的,故我近日,已在龍井山一帶尋找一理想之茶園,來早日實踐新村主張。

  可惜天醉卻來掃了我的興,他見我讀了《極樂地》,便道:“是不是那個什么魯哀鳴寫的?” 我說正是魯哀鳴所作。天醉便說:“這個魯哀鳴,自家倒是跑到六和寺出家,六根清凈,弄得后生者心血到處噴!”原來那個魯哀鳴竟是作了和尚的。雖然如此,卻也不能因此說《極樂地》便不好了。誰料天醉又說:“這種夢哪個沒有做過?二十年前頭我和寄客也玩過。你們看看我,便是前車之鑒?!?br/>
  這倒是叫我十分納悶,莫非天醉也做過無政府主義者?

   致禮
 嘉和2號

  嘉平同志:

  我已有一段時間,沒有給你寫信,原因乃是我在這里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這件事情一出,我決計去龍井的決心就更為堅定了。

  事情是這樣的。省里的一幫議員開了合.西大蚣他們白己加薪。那薪卻挪用了教育經費。我什1一師的學生便來“發難“了。我們趕到議會辦公樓,把門都封了,不讓議員們回家,我們還往院子里放了炮仗。一時興起,我們又燒了毛紙往屋里扔,說:“你們不是要錢嗎,啥,拿去?!閉庋值驕×誦?,我們才放他們出來,不過每個人都要保證不加薪才能走的。

  此時我實在沒有想到,最后一個走出來的,竟然會是沈綠村。當時我手里拿了一根小棍的,一棍子便打在他屁股上,竟把他頭上的禮帽也震落了下來,這才認出。沈綠村看了我半日方說:“這一棍打來,如果是嘉平我倒還相信,沒想到你也做起這種禽獸不如的事情來!”

  這件事情沈綠村遲早要告訴綠愛,綠愛又要告訴天醉的。他雖然心里頭都是不歡喜綠村的,但是綠村現在在省里也是當了欽差大臣一樣的角色,他們也是不去得罪的。故而想來想去,只有一條出路,便是趕快到郊外去過新村的日子,從此種茶收茶,少見那些人的嘴臉為妙,你以為如何?

  此致

  敬禮
嘉和3號

  嘉平同志:

  此刻夜深人靜,萬籟俱寂,我卻心潮難平。明日,我和李君、陳君,便將一早離開這個腐敗的城市,永遠地斬斷與舊世界的聯系,到郊外的茶園中去創造新生活。

  想到這個明天,我竟有些手舞足蹈。眼前是一片新生活園里的花兒、草兒、鳥兒和蝶兒的紛飛,還有,就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青青的茶園。現在清明將到,雙峰山的龍井茶正在蓄著抽芽,我們趕去之時,正是茶芽綻開之日,新綠一片,郁香四起,好比是專門為了迎接我們的新生活而開放的一樣。此刻我眼睛一閉,便是那片茶園,伸出翅膀來向我招手,想到今后的新世界改造好了,整個地球就是一個圓形的大茶園,這便是我最高的理想了。嘉平同志,想到這里,竟又覺得這紙上的空談是再也做不得了,只須趕快實行我們神圣的生活,才是最要緊的呢。

  最近一段時間,綠村把你的母親綠愛接了到上海的外公家里去住,天醉沒有去,倒是獨自去了靈隱寺,我便清靜了一段時間,沒曾想到他們在上海的一群竟然給我設下了一個圈套。綠愛回家以后,就說要給我們兩人提親的,又說我比你早生幾個時辰,便是長子,既是長子便要先走這一步了。

  這一件事情,實在是很好笑的。一來中國還沒改造,“匈奴未滅,何以家為“;二來媒的之言,本是最最殘害青年之身心的最最封建的事情,如何還要把我等再往這火坑里去推,我等自然便是堅決拒絕了的。

  只是綠愛本非我的生身母親,對我卻和對你一樣地關懷,實在是不忍嚴辭拒之,只得再去央求天醉。天醉這個人的習性,你是曉得的,一貫的名士風采,本來對此事便是泛泛地看著待著,近幾年來卻又變了一個人樣,論道坐佛,書法丹青,世事不問,我去問他,竟等于不問。我說,這門親事我是斷斷不要的。他便說:“那你為何不出了家,效你那個到六和寺為僧的魯哀鳴,斷了六根了事?”

  我說我倒是不曾想過出家的,將來有了志同道合、共同改造舊世界、又共同創造新世界的異性,我便是愿意與她一起,求一人生伴侶。至于家庭不家庭,倒也無所謂的,因為不要遺產,兒女又公共撫養,只要兩個人有共同的志愿,便是最好的了。

  天醉便大笑起來,笑畢,便又讓我去問寄客,還說你只管聽他好了,他比我更曉得這一層事情。

  我便去找了寄客先生。寄客先生的態度使我大吃一驚。原來他是反對無政府主義信奉三民主義的,又說給我提親的那一家的爹是他在日本留學的同學,現在省里司法部門任律師,是很被敬重的,姓方。至于他的女兒,又受了專門的女校的教育,且在女子蠶桑學校讀過書,又要往南京金陵女子大學送的。與我匹配,一茶一桑,正是合適的呢。

  孰知我聽了這番的話,頭都要大了起來。我們無政府主義者最要緊的頭一條,便是消滅一切國家的機器,譬如法院、軍隊、司法等一切機構,倘若我是要消滅律師這個行當的,我怎又好娶律師的女兒來當老婆呢?日后她若站在了她父親一邊,與我來吵架,我便如何是好?不要說改造中國,便是小小一個家也是改造不好的呢。

  我原來以為此事不過醞釀而已,我既然堅決地反對了,想必那一干人也不至于再一意孤行。畢竟已是民國,又經歷了五四。哪里曉得今日早上,他們竟然把我騙到忘憂茶樓上。

  天醉早上來跟我說了有文微明的《惠山茶會圖》,要來茶樓辨認真偽。我還說你去便是了,我哪里及得了你們的十之一?偏偏天醉又說你素在書畫文字上承繼了我的天分,不像嘉平,整日舞刀弄槍,你去開開眼界,將來這等事情,你就替我去了。他又哪里曉得,這等蟲魚花鳥琴棋書畫之事,我是早就不弄習了的。

  待我到了茶樓,真正嚇了一跳,那手拿畫軸的女子,你道是誰,竟然便是那日我什1在街上演講時用了她家黃包車的那一位!你還記得車后那個“方“字嗎?我頓時便明白了他們要給我配的是一個什么樣的女子了。

  那女子見了我,竟然也是十分地吃驚,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你曉得我的心里,自然是很亂很亂的了。那幅《惠山茶會圖》究竟是真是偽我也辨不清楚了,只聽得雙方那些大人們說來說去,勉強聽到幾句,才曉得方小姐一家是湖南人氏,也是喜歡和講究喝茶的,還互相說了一番《茶經》,便叫我和小姐坐到靠窗一邊的雅座上去。

  我自然是緊張得要死,哪里還說得出一句話來'?又頭昏眼花的,竟然是看不清那女子的模樣。只記得她穿白衣黑裙,白襪黑鞋,總之是學生模樣,頭發是短的,顏色又如裙子一般地黑。兩只眼睛偶爾一瞥,也是黑白分明,總之看上去,竟有些如綠愛的模樣。只是她總是笑嘻嘻似的,嘴隨時地一彎,圓眼睛便成了細月??鑾?,她又是有酒窩的。雖然沒有涂脂抹粉,她的面頰,依舊是紅得妍然。

  我之所以把她描寫得詳細,乃是因為她和我坐下來后,所說的第一句話,便是:“那一個呢?”

  我立時就明白,她指的是你了。

  我簡單地介紹了你的情況,看上去,她便有些心不在焉了。我們也就只好于坐。倒是隔壁這一干人說得蠻熱鬧,原來中國的兒女結親,實在是親家結親,和兒女卻是關系不大的。

  這位方小姐雖然落落大方,卻又是滿腹心事的樣子,眼里盯著盤子里那幾只雕出花來的蜜餞梅脯,只管發愣。過了 一會兒,卻又突然地問我:“您曉得今天他們把我們叫來湊在 一起,是什么意思?”

   我只好說我是曉得的,臉上汗都落下來了。

  她又問我:“你看我盤里放的是什么?”

   我說是雕花的梅脯。說實話,把蜜餞雕成這樣一朵朵的小花,我是真的還沒有看見過呢。

  哪里曉得她就笑了,說:“我不曉得是你來了。我在湖南 的時候,我們家的奶媽是苗族人,他們是有一道風俗的,蜜餞都做成了花樣,對歡迎的客人,茶里泡的蜜餞就是成雙成 對的?!?br/>
   我擺擺手說我曉得了,相親大概也是一樣的,你隨便泡吧。

   我就給她點了一杯上好的龍井茶,郁綠的,香極了。她看看我,便往杯里扔梅花脯,她扔了一粒,又一粒。然后,又是一粒。梅花脯是紅的,被茶水一泡,發了開來,又被綠茶墊著,三朵紅花浮在綠水上,美麗極了。

  好了,我要說的,我想我已經都說了。

   哦,差點忘了,那位方小姐的名字,叫方西沿,因她出生時,住在西岸橋下之故。袁子才有言,錢塘蘇小是鄉親,我看這門廣vA小姐,才真正是蘇小小的鄉親了呢。

   此乃

  敬禮
嘉和
于忘憂茶莊最后的一夜

  新村的建設,到頭來落得個孤家寡人,倒確實不曾讓嘉和料到。李君和陳君原本是最積極響應的,三人一行,還曾經到郊外專門來訪探地址。從洪春橋南拆入茅家埠,成片的茶園,已經顯現在眼前,煞是動人。李、陳二君便按捺不住了,說是要立刻找個地方住下,開始新村生活?;故羌魏屠狹?,畢竟是茶莊的子弟,耳儒目染,沉得住氣,便說:“這算得了個什么?才剛剛開始呢!龍井茶的好地方多著呢,分獅、龍、云、虎四個字號,不把這些地方都看透了,怎么能選到最佳的風水之地?“

  李君父親原是開小雜貨鋪的,做兒子的便也就有了開雜貨鋪的精神,聽了嘉和的話,首先便叫苦:“嘉和君究竟是在找新村呢還是找塊茶園惦記著日后生意呢?我倒是不大明白,若要那四處都跑遍,莫非跑斷了腿骨不成?“

  還是陳君做了和事佬,便說:“我有個姓都的同學,剛從甲種工業學?;ㄒ當弦?,留校作了美術老師,恰是茅家埠人,不妨向他探訪一番再作道理?!?br/>
  這個姓都的,恰是日后名揚海內外的都錦生絲織廠創始人都錦生,那年二十三歲,正沉浸在用傳統織錦技術織造西湖美景的設想之中。見那幾個同樣耽于理想與幻想之間的同學少年來了,自然是十分歡喜??鑾壹魏陀質歉齪檬榛?,見他家中掛著西湖十景的畫,便分外地有了興趣。都錦生見他喜歡,說:“這些都是我畫的?!?br/>
  嘉和遺憾地說:“錦生實乃天才,可惜原本不是一個學校的,少了交往,不然,也是交了一個同志朋友?!?br/>
  都錦生這才說了,他一直幻想把他朝夕相見的西湖山水通過織錦描繪出來,那數測波光,絢麗云彩,空稼的山色,用圖案花紋表達出來,有可能嗎?他可一直在揣摩著呢。

  大凡美的東西總是相通的。嘉和聽了都錦生的設想,眼里就放出光來,說:“待我們把新村建好了,第一件事情,便是來與你織這塊緞子,日后的世界,就要真如錦繡河山一樣的美好,那才不枉此生呢?!?br/>
  都錦生這才知道,這是一群無政府主義者,雖然他本人是信 奉實業救國的,但對這些潮漲潮落的其他主義,也并不反感。便 說:“茶園的地點,倒是需要下一番功夫的。獅字號,以獅子峰為 中心,包括那四周的胡公廟、龍井村、棋盤山、上天竺等地,最 佳;次是龍字號的,乃指翁家山、楊梅嶺、滿覺隴、白鶴峰。

   “本地人稱為'石屋四山'龍井,我倒是去過的?!奔魏筒遄燜?。

  “云字號遠一點,在云棲、五云山、梅家塢、瑯檔嶺西一帶。在那里建新村,交通不便一些?!?br/>
  “太遠了不妥,“李君也表示反對,“有什么事情,城里也叫不應的?!?br/>
  “我們既然出來建新村,還和城里打什么交道?”嘉和便有些生氣。

  “那虎字號的呢?”陳君連忙打岔,只怕他們又吵下去。

  “虎字號嘛,只在這虎跑、四眼井、赤山埠和三臺山一帶了?!?br/>
  “那你們這里呢?”李君問,“我看你們這里倒是蠻好的?!?br/>
  都錦生笑了,說:“我們這里,是排不上號的暉。像白樂橋、法云弄、玉泉、金沙港、黃龍洞,還有我們茅家埠的茶,俗稱湖地茶,城里翁隆盛,還有杭少爺家的忘憂茶莊,不曉得會不會收的呢?!?br/>
  這番話倒是聽得杭嘉和要作起揖來,贊道:“錦生兄,實乃有心之人,我倒是想聽一聽,我們這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志,究竟找一塊怎樣的地方,建設新村為最好呢?”

  都錦生沉吟了片刻,問;“諸兄如此誠懇,我也便從實相問,你們手頭,究竟籌得了多少資金?”

  這一問,便把三人都問得面面相覷。原來李君家做的小本生意,陳君的父親則在鄉下教書,唯有杭嘉和是個有錢人,卻又和家中失了和。究起竟來,三人竟是不名一文了。

  都錦生見此況,長嘆一口氣,說:“你們要無政府,鄙人也不反對,然鄙人是實業救國論者,相信要靠實力改造中國,稱雄世界。鄙人正是因為家境小康,無力籌資添置機器,方落得壯志未酬。幾位仁兄若也與我一般窘迫,天大的志向,又如何來實現呢?”

  陳君便也急了,說:“照你那么說來,這世上我們也只有打道回府這一條路可走了?”

  “那倒也未必?!倍冀跎詘謔?,“近處要買地建房雖是幻想,但遠處亦有現成的。獅峰山下有胡公廟,相傳乾隆皇帝在這里下馬休息,封了廟前十八株御茶,那里倒是有空房可住?!?br/>
  “哦,你這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杭嘉和敲打著太陽穴,說,“張岱的《西湖夢尋》中倒是有過記載的。那個胡公廟,旁邊還有一口泉呢?!八鬩⊥坊文員沉似鵠?,”南山上下有兩龍井。上為老龍井,一流寒碧,清例異常,棄之叢薄間,無有過而問之者。其地產茶,遂為兩山絕品?!?br/>
  “是啊是啊?!倍冀跎殘朔芰似鵠?,“那口泉,就在廟旁,巖壁上還鑿有'老龍井'三字,都說是蘇東坡寫的,誰知是真是假,倒是廟里有兩株古梅,八百年;輪流著落葉開花,花期達三個月呢。我倒是去看過的?!?br/>
  “那廟里的和尚能讓我們住嗎?”陳君擔心地問。

  “廟里只有一個當家老和尚,你們幫他干活,他會答應的?!倍冀跎行判牡廝?。

  都錦生所說的胡公廟,與龍井寺相去不遠。據史書記載,這龍井寺原建于后漢的乾佑二年(949),名叫報國看經院,想來這與吳越國時的大興佛事有關?!蹦銑陌侔聳?,多少樓臺煙雨中“,這報國看經院,便也在這煙雨之中了。到了北宋的熙寧(1068-1077)年間,改了名,叫作壽圣院。有個著名的和尚叫辨才,又是蘇東坡的密友,原來是在天竺廟主事的、這天竺山一帶,陸羽的《茶經》中就已經記載了說是產茶的地方,到了辨才在天竺廟主事的年代,上天竺白云峰產的白云茶,下天竺香林洞產的香林茶都已經名聲在外了。偏是那個辨才名氣一大,是非也多,便干脆翻過了瑯擋嶺獅峰山間,來到了壽圣院,欲圖個老來清靜。

  不料人出了名,清靜也難。辨才至此,香火火旺,僧眾達千人,壽圣院名聲大振。獅峰山便開茶園以供院中茶事。據說這茶便是辨才從天竺山帶過來的,只因此地有龍井泉,又有龍井寺,故茶也名龍井了。龍井茶之名,實實地起源于此了。

  在這個官方稱之為廣福院,民間稱之為胡公廟的山郊野寺,建立新世界新村,實現烏托邦的理想,到頭來只落在了杭嘉和一個人的頭上。

  在那個股俄的早晨,春雨打濕了地皮,而嘉和則從羊壩頭走出,經過河坊街那間小雜貨鋪時,看見他的同志李君正在下門板,肩上還墊著一塊毛巾??醇魏?,古怪地用手指指那正和他一起在下門板的父親的后腦勺,又指指自己,然后空出一只手來擺了幾擺,便重新開始沉醉于下門板。

  陳君倒是在門口久久地等著他,肩上背著胡亂扎成一團的被絮:“我本來前天就要走了,為了送你我才硬留下的,我爹在鄉下吐了血,捎信來讓我去頂班教書,要不這一碗飯就吃不下去了?!?br/>
  嘉和說:“沒關系,你快走吧,我自己一個人去,我識路的?!?br/>
  “你看,說好我們三個人一起去的,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人了?!?br/>
  “這有什么,一個人也有一個人的好處,我帶著那么多書,正好到廟里去讀呢?!?br/>
  陳君陪他走出城門,停了腳步,說:“嘉和,昨夜我一宵沒睡,我母親得著肺結核,如今又染給了我爹,什么時候,我也得吐血?!?br/>
  嘉和想了想,說:“趕快改造這舊社會吧,新社會一到,什么都好了?!?br/>
  就這樣,忘憂茶莊的長子杭嘉和,懷里揣著寫給大弟嘉平的那疊信,背上行囊里塞著陶淵明的《桃花源記》和魯哀鳴的《極樂地》,眼里散發出新世界的光輝。光輝的中心,是一片膝航溫柔的綠色,毛茸茸地撫慰著他那焦渴的心。在綠色的中間,恍館又有紅瓦白墻,錯落有致,明明滅滅,忽隱忽現。他一陣陣的心血來潮,便一個人向那綠色走去了。T xt+~?。妓擔歟咎脀Ww.xiAoshUotxt.cOm
上一章 toto足球指数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王旭烽作品集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