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
手機訪問:m.www.648702.live
背景:                     字號: 加大    默認

《都市風流》 作者:孫力、余小惠作品集

捷报足球指数:第十六章



  夜帶著一股寒意,顯得格外靜寂。屋外樹梢不時傳來輕微的颯颯聲,有如女人裙裾的窸窣,有如無數個手指輕輕彈撥著閻鴻喚思緒的琴弦,攪動著他心底的波瀾。
  他開了整整一天的會。
  上午是視察少年兒童活動中心,在已規劃好的空地上召開的現場會。下午通過光明橋的規劃設計方案,和商委研究市民冬菜和蛋供應問題。一連大小三個會議,每個會議,他都是主角,一天下來,他感到口干舌燥,精疲力竭。
  這會兒,他靠在椅背上,喝一口素娟為他煨的銀耳湯,覺得甘美甜潤,涼爽利口,嗓子里好過多了。
  他想起了徐力里。這一段時間,他的腦子被他的城市所占滿,幾乎忘記了她,可今天下午的會,又把她清晰地顯現在他面前。
  光明橋將坐落在已經拆遷完畢的普店街西段,是整體規劃中最大的一座立體交叉橋。規劃設計方案拿出了三四個都沒有通過,不是造型結構一般化,就是占地過大,耗資過多。光明橋的規劃方案成了全線工程的燃眉之急。
  “一定要設計出一座造價低,造型獨特新穎,美觀而又有氣勢的立交橋?!彼鋁酥甘?。
  今天,隨著普店街拆除、平整完工,設計方案終于拿出來了。他請來了國家建委的領導,國內著名的建筑專家一起“三堂會審”。
  大膽的想象,奇特的構思,精巧而又合理的設計,把苜蓿葉式及定向立交的匝道聯結方式組合起來,利用空間的高低錯落只設計兩層式,橋面高度低,高架橋長度短,整個外形像一朵美麗的花。在座的人為之一震。前些日子,當一個個方案被否定的時候,很多人為市長揪著心,為主管設計的柳副市長捏把汗。現在,果然想出個寶貝,這是一座具有中國建筑風格和工藝特點的立交橋,具有工程功能全、占地少,省資金等優點而又造型別具一格,國內外都沒有的超水平的設計方案。
  柳若晨由于高度緊張,額頭上的汗水和由于激動流下的淚水融合到一起,他摘下眼鏡擦拭著。
  “設計者是誰?”
  “設計者來了沒有?”
  人們在問,柳副市長沉默不語。
  會議結束了,老建筑專家走到柳若晨面前,老人很想見見這位設計者。
  “她在醫院里?!繃舫勘付旨枘訓?,“不能來了?!?br/>  “她叫什么名字?”老專家問,“哪個單位的?”
  “徐力里,市政工程局的總工程師?!?br/>  全場愕然無語。接著大家又幾乎同時從愕然中醒來,大家要去看看她。
  “對不起?!繃舫孔柚勾蠹?,“她需要安靜……請大家理解和尊重她的要求?!?br/>  閻鴻喚和大家一樣,為柳若晨說出的名字而震驚。他沒有說話。
  他萬萬沒有想到徐力里在她設計的鳳凰橋方案被否定之后,以重病的身軀又向這座最大最復雜、要求最苛刻的立交橋設計進軍了。她就不怕再失敗嗎?他的眼睛濕潤了。
  與會者散去了,閻鴻喚叫住柳若晨:“她的病情怎樣?”最近,他幾乎沒問起過她。
  “不會有多少時間了?!繃舫科嗔溝鼗卮?,“最多,最多也許只有兩三天?!?br/>  “什么?”他激動地扳住柳若晨的肩膀,“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她?!?br/>  “不用了。她現在沒有這個愿望?!繃舫可袂槔淠?。
  閻鴻喚的手從柳若晨肩上滑落下來,心如亂麻。
  他至今沒有去看過她,他怕面對她,一個至今仍苦苦愛著他的女性。他有著向世界挑戰的智慧和勇氣,偏偏在她的面前不知所措,況且,他無法解釋她的鳳凰立交橋方案為什么被否決。現在,“最多還有兩三天”這個斷言,使他的心震顫了,對于只有四十八年的人生來說,最后的兩三天,每個小時都要用黃金來計算,一個生命已走到盡頭的人,卻設計出這座光明橋。
  此刻,閻鴻喚覺得自己心神不定,腦子里怎么也擺脫不掉那種強烈刺激,兩三天,兩天,一天半,一天……他覺得時間在飛速流逝,死亡在走向徐力里,他沒有具有神力的手,無法阻擋時間的腳步向前邁進。時間,它給人以生命也把人推向死亡。如果世界上有一種東西最慷慨無私,那就是它;如果世界上有一種東西最吝嗇無情,那也是它。他感到一種從沒有過的巨大失落感。
  面前案幾上擺著一疊急需處理的文件,現在該是工作的時間了,每天夜里十點到第二天凌晨一點,他都要伏案工作三個小時,批閱文件,審改明天的講話稿,翻閱各大報紙,讀一點書,考慮下一步的工作……這三個小時,對他來說容量極大,十分寶貴。他從不輕易讓任何人、任何非工作方面的事干擾、占用這三個小時。他有過徹夜不眠,還沒有過白白空耗。今天,他卻無論如何不能把自己的精力集中起來。坐在辦公桌前,心亂如麻。
  光明橋該動工了,離計劃的東西線工程全部完工只有三個月時間,春節能不能向全市人民告捷?治理污染“黃”、“黑”、“白”三條龍的幾項工程下個月要破土動工,碳黑廠改造已經拉開序幕;煤制氣工程準備就緒;就看發電廠供熱改造工程的技術關能否過去。這個老發電廠每年排出的“白龍”,肆虐這座城市整整半個世紀了,下午,環保局的報告說,將采用靜電除塵解決廢氣中的二氧化硫問題,但還有一些技術問題尚未過關;“老城區”的改造和興建,今天中午開了第一刀,下一步的承建要具體落實;幾個居民區的小區綠化冬天不便進行,但要布置好;……
  他思緒紛亂,收不攏來,千頭萬緒,竟不知今晚想做些什么。他狠狠摔掉煙頭,離開辦公室。
  走進臥室,看見素娟正在桌邊寫著什么。
  道路改造工程,她也上馬了。昨天,他難得和妻子女兒一起吃了頓晚飯。飯桌上,素娟高興地告訴他,她如何發動街道大娘們趕制、捐獻慰問品到工地?;棺櫓艘邐穹穸?,幫助施工工人洗衣服、理發、改善工地伙食……開始,他也挺有興致,還夸獎了妻子幾句;后來,妻子越說越興奮,恨不得事無巨細,一一講給丈夫聽,他有點不耐煩了。他腦里裝滿了第二天的議題,便在素娟談興正濃的時候,放下了筷子,走進了辦公室。待他從辦公室回到臥室時,素娟已經睡著了。
  現在,他看見素娟還在忙,不由得一陣歉意。
  素娟聽到動靜,轉過頭:“有事嗎?”
  “睡覺?!毖趾杌階叩醬脖?。
  素娟趕緊走到床邊,為丈夫鋪床:“怎么了?”她問,不相信丈夫肯這么早結束工作。
  “沒什么,我有點累?!毖趾杌繳衾晾戀?。
  “我還得寫幾行,一個計劃,不影響你吧?”
  “你能寫出什么好計劃來,過來,跟我聊聊天?!?br/>  妻子詫異地注視著丈夫,自他當市長以來,這是第一次聽他說,想與她聊聊天。
  “可是,我這計劃明天得在機關講,這和你的‘環線’可是直接聯系的,你瞧,我以工作支持你,你卻不支持我了?!?br/>  “別在家里說什么環線,我一天到晚都在跟它干,回到家來就不能說點別的?”閻鴻喚有點不耐煩。
  “可我是婦聯主任,明天……”素娟輕輕走到丈夫身邊,把手里的計劃遞給他,“我還想讓你幫我提提意見呢?!?br/>  “真見鬼?!毖趾杌槳啞拮擁募蘋詰厴?,“誰出的鬼主意讓你當什么主任,女人就是女人,妻子就是妻子?!彼啞拮永吭諫肀咦?。
  “瞧你,我不是天天給你當妻子?就這么一回……”
  “一回也不要。素娟,你說,讓女人撐起世界的一半兒,這個說法對嗎?我覺得,這太殘忍了?!?br/>  “這是什么話?”素娟笑了,“當然對,世界當然有我們的一半兒?!?br/>  “你們這一半應在家里,撐住家里這個小世界?!?br/>  “你今天想起什么來了?”素娟驚異地看著丈夫。
  “我問你,假如有一天,你和人結婚了,而我心里還只有你一個,不想再結婚了,你覺得該怎樣對待我才對呢?”
  “你瘋了,我怎么會再結婚?”
  “我只是假設一下?!?br/>  “那要看我為什么和你離婚,如果沒感情了,互相有了仇,只要我和別人結了婚,就不再理你?!?br/>  “不對,你沒聽懂我的意思?!毖趾杌醬蚨掀拮擁幕?,“這么說吧,拿我和你現在關系來說。如果我又和別人結了婚,你對我還像現在這種感情,你希望我怎么做才對得起你,讓你痛苦更少一些?”
  “我會永遠痛苦,你無論怎么做,也減少不了這種痛苦,離婚,本身就對不起我?!?br/>  “不,不對。你還是沒有講清楚女人的心理。如果我們根本還沒有結婚,只是戀愛,可由于一個特殊的原因,我們沒能結婚,而我和另外一個人結了婚,而你仍然愛著我,你希望我怎么辦?”
  素娟立刻明白了,她緘默不語。
  “你說呀,還是婦聯主任呢。不合格,你應該了解婦女的各種心理?!?br/>  “如果真是這樣,我不希望你猜度我的心理,迎合我的心理。這種猜度基礎上的迎合是虛假的,我只希望你按自個兒的真實感情去行事?!彼鼐昕戳艘謊壅煞?,盡量選擇著文縐縐的詞語,她知道了丈夫此刻的心事。對于那個女人,她聽他講過。
  閻鴻喚感到臉和心都發燙。
  真實?他怎么才能理清自己的真實情感?他曾真誠地愛過她,也曾真的淡忘了她。只是那次會面,當她把圖紙親手交給他時,才又重新勾起他對逝去了的愛情的回憶。當他知道她仍愛著他的時候,才又一次隱隱發現自己的心底還深深藏著一個她。但他已不能再愛她,不僅僅是道德的約束、婚姻的束縛,還因為他腦中沒有空隙給這過去了的,又重新出現的愛留有余地。自從他踏上市長這個職務的那一天起,他就逐漸意識到他的“自我”在逐漸消失;他不再僅屬于自己,屬于素娟,屬于這個家庭;更多的,他卻屬于這座城市,屬于它的今天和明天,屬于它的人民;他不能只以一個閻鴻喚、丈夫、父親的身份思考問題,更多的,他以市長這個特有的身份思考。為了這座城市,他必須放棄一些對于他仍然是珍貴的東西,包括徐力里對他的愛。同時,他也逐漸意識到他的“自我”在增強。他要把他的意志,他的思想,他的目標,化為全市統一的行動,這全盤的部署和落實,都是他的意志的體現,他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自信。
  但是現在,在這個小小的臥室里,妻子寥寥幾句話,卻使他自信全無。他弄不清自己,倘愛,為什么這么多天竟忙碌得從不曾想起她,倘不愛,為什么自己今晚如此情意綿綿,以致無法繼續工作?無論如何,他不能讓她在臨終前繼續痛苦了,她之所以能在重病之下,完成這么一項艱難的設計,一定是愛的力量支撐著她。他不能讓她這個支柱折斷,他要給她一座大廈,對她說:“我愛你,一直愛你?!筆瞧燮?,還是憐憫?是還情,還是撫慰?不,都不是,此刻,這是他的真心話。
  “鴻喚……”素娟知道丈夫雖然閉上了眼,但并沒睡著。
  “曉松今天來信了?!?br/>  “噢。說些什么?”閻鴻喚仍然閉著眼睛。
  “他說。小萌想要一件裘皮大衣。今年冬天,北京這種衣服挺時興?!?br/>  “那就給她買唄?!?br/>  “他手頭錢不夠?!?br/>  “咱們贊助他點兒?!?br/>  “錢太多了點。要五百塊?!?br/>  “胡鬧,什么大衣這么貴?”閻鴻喚睜開了眼睛。
  “我倒是給曉松存了點錢,現在也有兩千多塊了,可是……”素娟有點發愁,“光大衣就花五百,剩下的還夠買什么?眼看著他今年也二十六了,快該辦了?!?br/>  “不給買?!毖趾杌階鶘?,“曉松已經獨立了,想給女朋友買東西還伸手跟家里要錢,不像話?!?br/>  “曉松要買,準是小萌喜歡?!?br/>  “小萌這姑娘也不對頭。剛談對象就要東西,格調不高?!?br/>  “你甭翻來覆去總有理。那是曉松的一片心?!?br/>  “他幾片心都行。但別太過分了,追求享受?!?br/>  “算了吧,你拿不出錢來就埋怨孩子。誰讓你們出國回來老宣傳人家外國服裝,這可倒好,國內的姑娘都打扮起來,你又受不了了?!?br/>  “嗯?!毖趾杌酵牌拮?,“這么著,你給曉松去封信。就說,現在國外早不流行這種衣服了。最流行的是式樣新的新潮服。一年一件,過了時就不要了。別買什么裘皮的,不好放,樣子也難看。然后……然后你上街到小販那兒給媳婦花一百來塊買件樣子漂亮的衣服寄去。準是皆大歡喜?!?br/>  “你以為人家信你這套?”
  “就這樣吧?!毖趾杌焦厴狹說?,“咱們睡吧?!?br/>  他倒下身,又囑咐妻子。
  “明天早上五點半。無論如何要叫醒我?!?br/>  妻子對他談起的兒子的“大事”,多少分散了閻鴻喚的注意力,他覺得頭緒清楚了。今天要早點睡,明天一清早就去看徐力里。八點半,他要聽取農委關于郊區社隊鄉鎮企業的情況匯報,然后,還要參加開發區兩個合資項目的規劃會議。只有早晨,他才能抽出時間去看她,而且,不知為什么,他覺得去看她,向她表示那句重要的話的時間,最好是在一個早晨。
  他關上了燈。月光透過窗欞,灑在他的臉上,身上。皎潔的月光,像二十多年前那個北京近郊的夜晚一樣明亮,可像這月光一樣的她,卻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似一顆來去匆匆的流星,在黑藍色的夜幕中劃出它最后一道光亮。
  此刻,她在想著什么,也在想著那個夜晚嗎?
  她躺在病床上,全身的疼痛難以忍受,她幾乎徹夜不眠。漆黑的夜帶著一種奇異的壓迫包圍著她,使她越來越感受到呼吸的緊迫。她覺得自己生命漫長的旅程離終點不遠了,自己的雙腳已經站到了死神的面前,再邁一步就是死亡的萬丈深淵。
  她并不感到恐懼。生與死,對一個人原是這樣的簡單,此刻,她躺著,功能衰弱的機體還在運轉,大腦還在思維,她便是活著,或許,下一刻,她的身體各部位的運轉停止了,她便成為一個沒有思維沒有靈魂的肉體,邁入了死亡的門檻。她在父親那里看過一個錄像是英國片子,里面有個垂死的老人,為了滿足孫子的要求,在死神請他去天堂之時,特地跟上帝請了二十四小時的假,第二天跟他的孫子快快樂樂地度過了他在人間的最后一天。如果真有天堂,她也真想跟上帝請個假,準許她遲到一點時間,只要允許她把心里的話告訴給他。
  現在,他伏在她的床前睡著了,一連多少天,他都是這樣度過他的夜晚。
  她望著他已露出白發的頭,心里好難過。
  一起生活了五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才發現,他是一個多么好的男人,一個多么好的丈夫,一個與她多么相似而又多么理解她的情人。是的,情人。
  這些日子,她忘了生,忘了死,心里只有那座光明橋,她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最后一搏。她已虛度了多少年,到了可以用武的時候,又幾乎喪失了作戰的能力,她怎么能甘心?
  柳若晨天天夜里都來,帶給她所需要的資料和數據。
  他沒有問她:“想吃什么?”盡管他也讓秦阿姨不斷地燒各種小菜送到病房。
  她也沒有對他關照什么身后之事,盡管她望著他長長了的胡子,掉了的紐扣,很想說點什么。
  她只是問:“有希望嗎?”
  他總是答:“光明橋是你的,肯定是?!?br/>  于是她忘記了痛苦,忘記了死神,光明橋給了她一片光明。
  柳若晨和她一起分析被否定的一張張方案。從別人的失敗中找出自己的成功之路。
  她的規劃設計方案終于拿出來了,他興奮得落了淚,就像自己填寫了一份滿意的答案,急迫等著老師打分一樣急匆匆地走了?!耙歡ɑ岢曬??!彼?。
  交卷之后,她的心情反倒變得無法平靜了。柳若晨替她打了保票,可她心里卻忐忑不安,心潮猶如起伏的狂濤,整天暈沉沉,不能入睡。醫生不得不給她注射鎮靜劑。
  今天中午,柳若晨告訴她,下午就要討論方案了,她亢奮地坐起來。
  “你要慢慢講,講細些?!?br/>  “放心吧?!?br/>  “不能讓他們輕易否定,有意見,我可以修改設計?!?br/>  “放心吧?!?br/>  整整三個半小時,她從沒覺得時間這樣漫長,這樣難挨。獨自一個人懷著希望,一分一秒地等待。茫然的恐懼總在折磨她,可她偏偏不肯收回伸向希望的手。
  “通過了,通過了!”柳若晨幾乎是小跑著進了病房,額頭上滿是汗。他把會上大家的贊賞和評價一股腦兒告訴她。他翻來覆去地說,仿佛整個會,都是在唱贊歌。
  她的心陡然平靜了,像是沉入清澈透明的湖底。云沒了,風沒了,旋流和狂濤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汪平靜的湖水。這時,她才注意到他,她的丈夫柳若晨。這些日子,在她生命顛簸的小船上,是他伴著她風雨同舟。他的臉削瘦了,灰蒙蒙的一層土色;眼熬紅了,細麻麻一網血絲。她和他恍恍惚惚在同一個單元里住了五年,沒有愛情的婚姻像一個單調枯燥的夢。此刻,她仿佛才從夢中醒來,發現自己日夜希圖得到的東西并不是那么遙遠。小時候,她被秦牧的散文所吸引,憧憬著廣州那美麗的榕樹,父親去廣州,她也磨著一起去。住在賓館,她又吵著要去植物園,去看她渴慕的榕樹,父親終于帶她去了,那長著胡須的蒼老的榕樹美得令她心醉,她滿足了,回到賓館才發現,原來她下榻的房間外面,竟是滿滿的一園榕樹。現在,她覺得,像那遙遠的榕樹其實就在眼前一樣,她用一生苛求尋覓的偉丈夫,不正是眼前這個人嗎?
  愛情,對于青年人,它是燃燒,是激情,是火山;對于中年人,它是溫暖,是柔情,是大地。它的紐帶不再是兩極的吸引,而是雙方的溝通,理解。
  柳若晨是如此地理解她!
  “若晨,”她用自己微弱的聲音叫他。
  柳若晨驚醒了,抬起頭:“力里,你覺得怎樣?”
  “握住我的手?!彼械閾咔擁廝?,“不知我現在變成什么樣子了?很難看,是嗎?”
  “不,你只是瘦了,我看還是原來的樣子?!繃舫拷艚粑兆∷氖?。
  “是嗎?”她臉上掠過一絲紅暈,嘴角露出笑意,“我多想回到咱們的家,過一次新婚之夜,做些妻子該做的事情……”一顆淚珠從她眼角淌下來。
  “力里,別想那么多,我在你身邊,我……”柳若晨捏緊了妻子的手,淚水盈滿了眼眶。
  “你不怨恨我嗎?”
  “不,你是我的好妻子。力里,我……我一直想告訴你,我愛你?!?br/>  “若晨……我,我也愛你,真的,我愛你?!彼窖劾嶧ㄉ了?,“謝謝你,我太滿足了……命運把事業和愛情都賜予了我……我沒有什么遺憾的了……”
  突然,她覺得血猛地涌上頭部,仿佛自己一下子墜落在茫茫云海,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模糊了,她掙扎著不讓自己墜下去。
  “若晨……抱……抱起我……”她覺得自己仿佛變成一股輕煙,一縷一縷地離開了自己的身體。
  柳若晨緊緊地把妻子抱在懷里,她還在清醒的最后一剎那,用盡最后的力氣把自己的嘴唇遞給他。她接觸到那渴望的濕潤,幸福地閉上了眼睛。她覺得異常地輕松,很久她沒有這樣自由、愉快了。她緊緊地抓住丈夫,想永久地把來得太晚的愛情緊緊抓住。她依偎在他的胸前,像靠著一葉小舟,飄搖著,慢慢啟航了……
  清晨,閻鴻喚趕到了醫院。
  七點鐘,初冬的太陽,明亮而柔和,四周是一片淺玫瑰色的晨曦;七點鐘的太陽是青春和希望的象征。他要把希望的陽光帶給她,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天。
  他沒有驚動任何人,徑直走向病房。他不是以市長的身份代表市委市政府看望一個有貢獻的工程師,而是代表他自己,懷著舊日戀情去看望一個深深愛著自己的人。
  然而,當他終于找到要找的房間號,推開門時,屋里的情景立刻使他驚呆了。
  主治大夫從耳朵上摘下聽診器,護士們拔去輸氧管,拉上白色的床單———一個人死亡的標志。
  “病人六點三十分停止呼吸,七點零三分停止搶救。任何措施都無法再延緩她的生命?!敝髦未蠓螄蜓趾杌階雋慫得?。
  閻鴻喚失望地向徐力里的遺體走去。他沒想到時間對于他和她都這么無情,連短暫的四十八小時都不肯給足。他一步步走過去,這本是一個很短的距離,他本來擁有充分的時間去完成這一距離。她住進醫院的時候;鳳凰橋開工的時候;昨天,聽到病危消息時……他失去了一次又一次屬于他的機會。
  柳若晨輕輕替他撩開蒙在徐力里身上的白床單。
  一張被病魔折磨得干癟的臉,在日光照射下,兩只深陷的眼睛閉合著。眼角和嘴角之間有一點淺淺的淚痕,寬大的額頭是惟一保持住原樣的部分,其他部位都已找不到他所熟悉的樣子了。脖子和手腕都已瘦得脫了形,可以想象全身都已枯瘦如柴。
  淚水蒙住了閻鴻喚的視線。她就是這個樣子,剛剛完成一座美麗壯觀的立體交叉橋,也許正是因為她把自己的血脈靈魂都奉獻給了大橋,她才變成這樣。
  她神態自若,恬靜安寧。
  “我來晚了?!彼鐐吹囟粵舫克?,“她說了些什么?”
  柳若晨默默地把白單子蒙上徐力里的臉。
  過了好久,他像是對自己,又像是回答:“她說,她生前沒有留下遺憾?!?br/>
    二

  張義民從市委書記家里走出來,覺得心情極好。
  他是專程來向高伯年匯報對楊建華問題調查結果的?;惚ㄖ?,沈萍卻執意讓他多坐一會兒,并叫保姆端來一盤冬天罕見的西瓜。一會兒,高婕從樓上走了下來,她能主動從樓上下來見他,這是他們交往以來的第一次。雖然臉上仍然很冷,但眼睛里鄙夷他的神色沒有了,目光中隱約可見一絲祈求和緩的羞赧。
  女兒出乎意料地出現,使高伯年和沈萍很高興,他們悄悄地退出了客廳。
  “你現在精神好多了?!閉乓迕窨醋鷗噥?。
  “我也覺得好多了?!備噥莢謖乓迕穸悅嫻納撤⑸獻?,眼睛盯著腳下地毯上的圖案。
  “我很高興。原先我擔心你不能自拔?!?br/>  “我不是那種沒出息的女人?!?br/>  “那就好?!閉乓迕裾酒鶘?,拍拍帽子,到衣架那兒取下大衣。
  “怎么,要走?”她狐疑地看著他。
  “我還有事,工程任務太重,我不能耽擱更多的時間?!彼潘?,語氣很平淡。
  “我,我想和你談談?!備噥甲諫撤⑸廈歡?。
  “再找一個時間吧,現在,你和我都需要再冷靜想一想,對嗎?”他特意把“我”字咬得很重。
  走出高家大門,他還覺得背后高婕一雙失神的目光送著他的身影。他有個隱隱的直覺,只要繼續這樣冷淡,折磨她幾次,就可以徹底征服她。想到自己同時能贏得兩個漂亮姑娘的心,嘗到她們不同的滋味,他心里充溢著一種火爆爆的歡悅。這些日子,他一切都十分順利,心里不免有幾分得意。
  他這個新任命的糧草官,上任之后,四面奔波,八方求援,市內、市外,迅速把施工材料準備齊全。這全幸虧他平時積累了一份信息備忘錄,不管每日多忙,他都要瀏覽各報,把有用的資料剪下,分門別類歸好,每天一個多小時。為他的第二把火提供了材料的信息,僅十天“糧草”備足,他去市長那里報捷。閻鴻喚非常滿意,夸獎一番,給了他五個字“無往而不勝”。他相信自己在市長眼中已經成為常勝將軍。這個印象太重要了。
  他感謝這次道路改造工程,將軍出自戰場。只有這種戰斗氣氛的環境才能給人以施展才干的機會,平日在機關上傳下達,靠領會,猜度領導意圖行事,顯不出一個人的真正才能。現在,經過拆遷和備料,這兩個大階段的“實踐”,他對自己的信心更足了。他確信自己是個人才,既有組織才干,又有指揮能力,既能捕捉信息,又能科學地調動人力。他堅信,倘若有更重要的擔子交給他,他也會像挎一只小籃子似的擔起來。他盼著有這樣的機會到來,等待著機會。
  捎帶腳兒,他在緊張忙碌地準備“糧草”之時,也不露聲色地完成了調查楊建華的任務。
  在市政二公司,他遇見了副經理嚴克強,一下子就了解到許多可以證實匿名信內容的情況。嚴克強敏銳地覺察到張義民與他交談的興奮點,推斷出他有可能是市委書記派出的“欽差”,自己寫的匿名信得到了反饋,于是嚴克強是用贊賞的語氣,袒護的態度巧妙地把自己在匿名信中提到的問題,添枝加葉地與張義民聊天聊起。
  張義民憑著自己的政治敏感,也嗅出了這年輕的副經理和楊建華之間存在著矛盾,權力和位置之間存在著一種抗爭,這種在青年干部之間存在著的微妙關系,他很明白,他要利用這點。
  張義民覺得楊建華是自己生活中的一個有力對手。楊建華和自己一樣善于把握成功。這樣下去,即使在這一級他與他構不成矛盾,在未來的一天,也會構成對他的直接威脅。必須提前,搞垮這個將來的對手。如果說張義民在調查之始,還僅僅懷有一絲快感,那么在調查之末,他已經成為一種自覺的行動了。
  張義民把了解的一切情況向高伯年做了匯報。他希望高伯年能下決心處理這件事。
  走到花園別墅的岔路口。張義民站住了。下一個方向該向哪兒走?前兩天羅曉維打電話告訴他,徐援朝的姐姐死了,讓他這幾天抽個空兒去看看。人在痛苦時,一點點關心勝于人在得意時的幾倍熱情,這時候去表示一下,會有效地縮短距離。他明白了羅曉維的意思,但他還掂量不出與徐援朝的進一步接近,于他究竟有好處還是壞處。今天羅曉維又給他來了個電話,他沒接到,估計可能想見他,而她很可能就在徐援朝家。十多天沒見到她了,他挺想念她。
  那天,她找到他,說老家一個鄉辦企業想通過他這個關系買點建筑材料。他手里正有這些東西,而且屬于前期工程計劃中節省下來的物資。
  “有介紹信嗎?”他問,怕里面有什么名堂,日后惹亂子。
  “當然有?!甭尷莞親藕煊〉慕檣芐?。
  “這事和徐援朝沒關系吧?”他對徐援朝總是保持著一種警惕。那小子幾次讓他幫忙搞點物資,他都沒答應。從知道徐援朝在干倒買倒賣的勾當后,他就有意拉開了距離。他當然對油水并不反感,掙這百十來塊錢的工資,對他來說,已經是饑渴難熬了,但是,他必須再謹慎地觀察一個時期。徐援朝可以膽大妄為,出了問題,有老頭子頂著。他不能。一旦出了事,他就成了替罪羊,身敗名裂。
  “我會幫他嗎?”羅曉維似乎對他的懷疑十分不滿,平時她一方面拉張義民進入徐援朝這個圈子,一方面又從未主張張義民幫徐援朝辦事,這張義民是清楚的,他的擔心消除了。
  “是你的親戚?”
  “跟我沒關系,我不會找你?!?br/>  “真是生產急需,為支援鄉鎮企業的發展,倒可以批點,只是手續要齊全,而且……”
  “你放心,跟鄉鎮企業直接打交道最保險,雙方互利,誰也不會捅出去,何況那邊是我親叔叔,知根知底兒。他是鄉里的土皇帝,你是這里的縣太爺,兩個人的交易,你知,他知,萬無一失?!?br/>  “還有你知道?!閉乓迕窀鐾嫘?。
  “我?我可沒跟你分‘你’‘我’,還不是為了你能撈點兒‘回扣’,省得光吃那點干工資?!?br/>  他批了條子,三千元好處費也落了腰包。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在自己的存折上出現這么一大筆數字。他嘗到了甜頭。他又精確地算了算,整個工程,如果采用楊建華工地的做法實行“文明工地”和“四級承包”把物資承包到組,就大大節省建筑材料。于是,他提出了在全工區推廣“文明工地”的建議。這樣,工程結束后,他手里又可以有一大批物資了。如果再與曉維的親戚合作幾次,何愁不迅速變成“萬元戶”?他才意識到,錢并不難賺,關鍵敢不敢伸手去抓。當他用知情人的目光注意到這個社會時,便發現,事事,處處原本都存在著這種交易,“好處費”幾乎浸透在所有的公與公,公與私,私與私的交往之中,誰能順應這個現實,誰就是既得利益者。
  他因此對羅曉維的天平盤子上又加上了一塊砝碼。高婕在這一點上遠沒有羅曉維全面。羅曉維比不上高婕漂亮,但她的政治背景,外交手段,經濟實力,哪一點都比高婕強??鑾?,是她,第一次主動地讓他嘗到了一個女人的滋味。
  但岔路口另一個方向是閻鴻喚的家。他以前沒有去過。一是沒有面上合乎情理的緣由去,二是怕高伯年知道,不好解釋。但此時不同了,他現在在閻鴻喚手下工作,到市長家里匯報工作是正常的,況且目前正巧有個理由。他到東北去跑鋼筋時,那里一個市長滿足了他的要求,并請他給閻市長轉達一個建議,希望在化學工業、儀表工業上加強協作,得到他們這個市的支持。他回來以后,還沒顧得上匯報,這可以作為進入市長家的敲門磚。
  花園別墅大院里的白楊樹、梧桐樹葉全部脫落了,只剩下光禿禿的樹丫,現出炭條似的黑色,冷悄悄地站著,初冬的夜,晚風颯颯,三岔路口寂然無聲。
  張義民忽然感到一陣孤寂。三棟別墅的主人們都在自己溫暖的窩里怡然自得,惟獨自己站在這個黑慘慘的地方徘徊。
  他把自行車把一扭,決定去徐援朝家。他累了,到那兒會見到羅曉維的,她會給他輕松,給他溫暖。高婕回來后,羅曉維加強了對他的“攻勢”,一心想把他奪到手。這點,他十分清楚,便有意無意地向羅曉維透露了一些高婕的“火力”,以從反面加強羅曉維的熱情,他抓住了她的“弱點”。她認為,女人之間的競爭要靠魅力,靠本事,而不是憑嫉妒。正是這,讓張義民在她身上一再享受到女人身上所有的東西,而且用不著擔心付出代價和冒風險。這兩天自己太緊張了,需要松弛松弛。和羅曉維在一起,是最好的消遣。十天不見,他就像新婚的丈夫,天天都有一種饑渴感。羅曉維打電話給他,肯定也想他了。
  他推開徐家大門。徐家客廳里,燈光暗淡。徐援朝整個人縮在沙發里。他雙手捧著頭,兩眼紅腫??瓷先ド袂榛秀?,已經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風采。
  張義民沒有想到一貫跋扈驕恣的徐援朝會有這樣一副表情。他對姐姐會有這樣豐富深厚的一份感情。
  “援朝,我來看看你?!彼叩叫煸肀咦?,“別太難過了,人總歸會有這一天?!?br/>  “可是……”徐援朝凄楚地說,“姐姐還年輕,她死得太早了……我對不起她,我太不關心她了?!?br/>  淚水復從他的眼中流出來。徐援朝這幾天,覺得自己完全失控了。姐姐的去世,給了他幾乎是滅頂的打擊。姐姐住院這么久,他這個親弟弟竟一次也沒有去醫院看她,他以為她不會有什么大病。他跑到外地去洽談一筆生意,被自己現在的生活迷住了。當他回來,聽到姐姐的噩耗,見到柳若晨轉交給他的姐姐遺物時,他幾乎呆了,完全不相信這會是真的。
  姐姐給他留下一張照片。那是他五歲時與姐姐的合影。他戴著一頂爸爸的舊軍帽,系著姐姐的紅領巾傻乎乎地笑著,依偎在姐姐的身邊。照片背后,是姐姐當年幼稚的筆跡:
  小弟說:“我要像爸爸一樣勇敢,像姐姐那樣聰明?!?br/>  小力 援朝攝于八一幼兒園門口。
  這張照片引起了他對全部童年、少年和青年時代的回憶。三十幾年來,他第一次那么充滿柔情地回想起那些金色的,無憂無慮,充滿憧憬,幻想和幸福的童年,那么痛楚地回想起那些黑色的,被侮辱被損害的,充滿失望,仇恨,苦難的青少年。這三十多年,他的歡樂和痛苦,愛和恨,其實都是和姐姐在一起分享的。僅僅最近這幾年,他才像一只離岸的船,獨自駛向大海,離開了姐姐。
  現在,姐姐突然沒有了,徐援朝覺得心里仿佛形成了一個大大的空洞。一向自以為看破人生看破紅塵的他,卻無論如何也填補不上失去姐姐這個空洞,逃脫不掉這份悲痛與傷心。
  “你們為什么都不告訴我,她得了癌癥,你們都知道!”
  “我沒想到你會不知道,我以為……”張義民不知道怎樣回答這個變了樣子的徐援朝。
  “你們!你們這些人!”徐援朝又咆哮起來。這些日子,他常這樣,“還有若明,我最恨你!更恨你哥哥!”
  柳若明無可奈何地瞧著徐援朝。他已經無數次地申明,他也不知道。嫂子住院期間,他正和援朝一起奔波于幾座沿海城市。跟海關上他們的“線”打交道,成交了一大筆生意。這援朝自己是清楚的,何必遷怒于他。他感到很委屈,也替哥哥委屈。但他不敢回嘴。他知道徐援朝的厲害。援朝在盛怒之下,給把刀子能殺人。
  “柳若晨,不是好人!是殺人兇手!我姐姐為什么跟他分居,還不是他氣的!姐姐的病這么嚴重,他為什么不告訴我?……”
  徐援朝忽然像個孩子似的大哭起來??蘗艘換岫?,又恨恨地罵:“柳若晨這個混蛋,憑什么不讓我見姐姐一面?我恨不得宰了他!”
  張義民后悔不迭。他不該來這兒。徐援朝發起混來是沒法子勸的,他更不能幫徐援朝罵柳副市長,只好默不作聲,卻如坐針氈。
  徐援朝罵累了,又縮在沙發上,臉色極難看。
  “告訴北京了嗎?”張義民輕聲問柳若明。
  “沒有。援朝和我哥都不讓告訴徐伯伯,這也是嫂子的遺囑。曉維最近見過徐伯伯,說他身體很不好?!?br/>  張義民終于找到了機會:“羅曉維沒來嗎?”
  “沒有。有兩天沒來了。下午來過一個電話,問你在不在這兒,也許一會兒來吧?!?br/>  這座房子昔日燈紅酒綠,是一座醉生夢死、使人的物欲肉欲得到最大滿足的宮殿。如今,卻死一般沉寂,變得凄慘寥落。徐援朝那些哥們兒呢?也許都來過了,也許來過之后就不想再來了。他們到這里來是為了尋歡作樂,不是為了分擔痛苦。張義民想到徐援朝這些全無蹤影的“哥們兒”,不免有些幸災樂禍。他不想在這兒繼續呆下去,扮演一個毫無價值的“鐵哥們兒”角色。羅曉維不在,即使在,這兒的氣氛也早讓他失去了在此尋歡的興致。
  他離開了徐家。
  走下黑慘慘的石階,不知是徐援朝的情緒傳染了他,還是因為沒見到羅曉維,一陣陰郁裹住了他。
  “嗨!”隨著一聲清脆的呼叫,羅曉維出現在他面前。
  她穿一件雪白的羽絨服,配一頂紅色貝雷帽,在這漆黑的夜色中顯得分外俏皮、清麗。
  “我等你好久了,瞧,手都凍木了?!彼巖凰治嫻秸乓迕窳成?,冰涼冰涼的。
  “你為什么不進去?”張義民摘下她的雙手,把它們暖在自己手心里。
  “我不想見到徐援朝,安慰的話都說盡了,再說還是那些話??鑾?,我也受不了他那副樣子?!?br/>  “沒想到徐援朝對他姐姐還挺有感情?!?br/>  “親姐姐,怎么會不難過?!?br/>  “難過有什么用?人都死了,他現在罵這個罵那個,我看不如罵罵他自己。我以為他眼里光有錢了?!?br/>  羅曉維瞥瞥張義民,掏出一個存折塞到他手里:“這是我大伯給你的三千塊回扣,我用你的名字存上了?!?br/>  張義民收下存折:“曉維,快走,在這兒,讓人看見影響不好?!?br/>  “怕什么?”羅曉維把手插到張義民的臂彎里,“其實,人也就是這么回事??醇憬愕惱掌寺??年輕時多漂亮??上衷?,一股煙,沒了?!匝?,趁咱們還年輕,何不痛痛快快樂一樂,別對不起自個來世這幾十年,什么也別在乎?!?br/>  “可徐援朝這一回家,咱們都沒地方去了?!?br/>  “有地方?!甭尷貿鲆恢環酆焐腦砍著?,“麗多飯店,我包了個房間?!盩xt!小!說!天.堂w w w/xiao shu Otx t.cOm
上一章 toto足球指数 (可以用方向鍵翻頁,回車鍵返回目錄)孫力、余小惠作品集

{ganrao}